w.co
    谁都不是傻子,尤其是风月楼的这些女子,其实大多都是罪臣之后,要想活得好一点,就得为风月楼多赚钱。
    其余三个大家见如纯开口,竟然得偿所愿,也纷纷向黄昏卖萌……不对,应该叫搔首弄姿,卖弄皮肉的功夫。
    黄昏一一允诺。
    醉月楼四大家,皆可得到鲜衣布庄免费提供两年的衣服。
    赛哈智等人皆是一脸懵逼。
    不知道黄昏是不是钱多了烧的,四个女子每天都要换一套衣衫,两年的衣衫下来,这也是一笔不小的钱财,够他买个雏儿回去养着了。
    只有何必在知道原因。
    由衷叹服。
    旗袍因为太过伤风败俗,用普通方法推广根本做不到,正如唐宋开放的民风一样,需要由上层建筑来带头,才能影响下层建筑。
    唐宋襦裙可是酥胸半露的,一点不比这个旗袍来得开放。
    而唐宋民风的开放,是因为李家带头。
    但大明不行。
    大唐可以改变民风,是因为皇室李家的血统问题,并不是纯正的汉人,而大明朱家却是纯正的汉人,受儒家思想影响巨大,不可能主动穿旗袍。
    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从青楼开始。
    要知道从古至今,青楼里涵盖了几乎所有文化,茶文化、酒文化等哪一个不是在青楼里发扬光大?诗词曲赋、经济文章,哪一个不经历青楼而能发扬光大?看看“欲穷千里目”那位,与另两位大名人更上一层青楼时,因为青楼里的没唱他的东西急得满脸通红的样子,就知道青楼确实是文化的源泉,更是灵感的源泉。
    须知唐宋狎妓是风流。
    这风流是书生意气的风流,不是贬义的那个风流。
    想通了这层内涵,何必在终于对和黄昏合作的事情有了信心,在一起离开画舫后,双方谈定了初步合作意向,之后各回各家。
    黄昏刚踏进主院,就感觉到了杀气。
    绯春抱着被褥在他身畔转了一圈,哟了一句好浓的胭脂香味哟小姐,比咱们用的都还香呢,说完一溜烟跑书房去放被褥了。
    徐妙锦站在台阶上,也不说话,只是笑着看黄昏。
    黄昏心里一阵发毛,“我发誓,真没动手动脚,是那个如纯自己跑我怀里的,我还义正言辞的将她推开了。”
    徐妙锦哦了一声,“是吗?推开了吗?”
    话语之中并无醋意,只是略有捉狭。
    黄昏干笑。
    还没多想,就见院墙上一道娇俏身影落地,卡西丽笑眯眯的,“夫人,大官人没推开,还很享受呢,不过倒确实没什么事。”
    黄昏无语问苍天。
    卡西丽啊卡西丽,你要知道谁才是你男人,你怎么能帮着锦姐姐来监视自己?
    心里其实很幸福。
    这说明什么,说明自己彻底的征服了徐妙锦的身心,说明她是真真实实的关心自己,她不是吃醋,是怕自己染病。
    这对于有一些大女人心态的徐妙锦而言,是一个何等巨大的改变。
    其实黄昏想多了。
    当他陆陆续续的收了这些西域女子后,徐妙锦早就接受了现实。
    徐妙锦转身,“一个月之内,只准睡书房,不准来找我,也不准去找绯春,更不准去西院,我必须为大家负责。”
    花柳什么的,要人传人的。
    徐妙锦忽然扯了扯嘴角,眉眼弯弯……不治一下你,你就飘天上去了。
    黄昏:“……”
    不出黄昏意料,随着醉月楼以如纯为首的四大家穿上露出大腿根的旗袍,只是短短几天功夫,就传遍了整个应天官场,很快,醉月楼门前就趋之如骛,瞬间成了风月十四楼生意最火爆的一家。
    如纯不仅成了花魁,其他三个大家,也超过了其他楼的头牌。
    这很好理解。
    虽然青楼姑娘都穿得裸露,但要像旗袍这种若隐若现,又能展现出女人身材曲线的服装,其他衣服无法达到效果。
    而男人嘛,总是喜欢追求新鲜。
    在青楼里可没伤风败俗的说法。
    有了如纯四位大家做榜样,其他姑娘纷纷慕名前往鲜衣布庄,不仅如此,整个风月十四楼的姑娘都跑鲜衣布庄去了。
    何必在瞬间变得很忙。
    衣服这个东西其实很好仿制,很快,有布庄跟风,不过这个时候就显示了南镇抚司的作用了,跟风的布庄老板,都因各种有的没的私事,被请到南镇抚司衙门去喝了一顿茶。
    然后就再没人敢跟风了。
    黄昏要推广旗袍,其实有布庄跟风是最好,但他现在还需要帮助鲜衣布庄打出招牌,所以南镇抚司并没有为难那些跟风的布庄,只要求一件事:跟风可以,但必须得等到鲜衣布庄的衣服售卖半年后,你们才能跟着裁制、售卖。
    这是要确保鲜衣布庄的市场份额。
    在忙碌之余,何必在抽空来了一趟黄府,就开分店的事情磋商谈定之后,何必在接下来会去时代商行那边早负责接洽的人——时代商行改制之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七百一十七章 时尚教父[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