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瞬间脊背发寒,如坠冰窟,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没错,他,他皇兄,乃至整个云照国,胆敢侵略怀南,都是因为觉得杨天不会回来,或者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如果按照他们的计划发展,他们会用几个月的时间彻底掌控整个怀南国,然后将怀南国的国王和太子都带回云照国,把他们养在最隐秘、守卫也最森严的大牢里。
    到时候,就算杨天回到怀南国,怀南国已经彻底是云照国的国土之一了,他也做不了什么了。他最多只能找到云照国,对云照国王室动手。
    但到时候,养在大牢里的怀南国王和太子,都将成为云照国现任国王云苍澜的最后底牌。杨天就算再无情,也不可能不顾怀南国王的性命,强行诛杀云苍澜。
    然而……
    无论是云轩,还是云苍澜,都没有想到,杨天居然回来了,回来得这么快。
    这下云轩心里就拔凉拔凉了——在圣人面前,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完全就是刀板上的鱼肉啊!“那个……杨天……哦不,杨圣人!杨大人!圣人殿下!”云轩顿时软了,道,“这一切都是我哥的命令啊,我只是一个听命行事的人,您就算杀了我,也没什么用吧?不如
    留我一条狗命,我……我或许还能帮到您?”
    杨天本来还打算像威胁方云涛一样,给云轩一点实质性的威胁,让他乖乖就范呢。
    可他没想到,这云轩可真是把软骨头,他都还没开口,云轩就直接服软了。
    这倒是省事了不少。
    毕竟杨天的确要利用云轩做不少事,在那之前肯定是不能杀了他的。
    “你说你哥?你哥是谁?”杨天冷声问道。
    “我……我皇兄就是如今云照国的国王,云苍澜,”云轩颤颤悠悠地说道。
    “云苍澜?”杨天挑了挑眉。
    怀南国的国王,叫索沧澜。
    这云照国的大皇子,居然叫云苍澜?
    这真不知道是碰巧,还是那云天河想变着法占怀南国的便宜。
    “不对啊,云照国国王,不是云天壑么?”杨天道,“我上次见他的时候,看他那样子,也不像是就要退位了的。怎么这么快,就把位置给你哥了?”
    云轩听到这话,愣了一下,有点懵,“那个……圣人,您……您不知道这事?”
    他这一问,倒把杨天也有点给问愣了,“我?我为什么会知道你们国家的事?”
    “可是……我父皇死去的事情,难道……不是您安排的吗?”云轩万分疑惑道。
    在他看来,杨天现在随随便便就能捏死他,所以根本没必要对他这只蝼蚁装傻、浪费时间啊。所以他才更觉得奇怪。
    “你父皇死了?”杨天微微一惊,“怎么死的?”
    云轩看着杨天,从杨天的脸上没有看出一点虚伪的神色,顿时一脸怪异,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犹豫了数秒,才道:“您……不是对我父皇用了一种秘术么,让他每个月都得派人来怀南取药,才能活命。我父皇派人来取了一次药,吃下去了,然后就……就死了。”
    “嗯?”杨天大吃了一惊,“此话当真?”云轩用力地点了点头,道:“当然是真的,这消息……怀南国人或许不知道,但在云照已经是人尽皆知了。我们云照之所以如此坚决、急切地对怀南出兵,除了是觉得您不
    会在之外,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这个——因为连国王都死在怀南国手里了,若是不出兵讨伐,怕是整个云照国都会民愤难安,将军们也会开始不满的。”
    “嘶——”杨天顿时吸了一口凉气。
    之前他其实就觉得有些奇怪了。
    云照国虽然蛮横,但应该也不傻。如果只是单纯为了侵略怀南国,掠夺一些资源,就不惜冒着得罪一位圣人的风险,远距离大规模的出兵,实在是显得有些过于草率、猖狂了。这种巨大的风险,和他们所
    能获得的收益相比,根本是不对等的!
    而现在,杨天算是彻底明白了。
    云照国这次出兵,原来还有着替国王报仇这一层意义在啊。
    如果是这样,倒是合情合理多了。
    可是,话说回来,云天河为什么会突然暴毙呢?
    杨天离开之前,可是和国王、国师都交代过了,让他们每个月给云照国的运药使者一些无用也无害的假药丸就行了。这样的假药丸,是不可能让云天壑死去的。
    除非这药丸被刻意换成了毒药,才有可能杀死云天壑。
    但索沧澜和国师也不傻——他们留着云天壑的命,云天壑就会迫于秘术的威胁,不敢对怀南国造次。而若是云天壑死了,那怀南国必遭云照国的愤怒报复。
    所以,他们肯定不会去把这假药换成毒药。
    那云天壑是怎么死的?
    不科学啊!
    杨天沉默着思忖了数秒。
    随后,他开口道:“你父王,肯定不是怀南国弄死的。”
    云轩听到这话,有点懵。
    他觉得杨天没必要对他撒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三千三百五十六章 二皇子的无奈[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