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西落,在城镇中的某条巷道里,几十道身影穿梭迂回,将另外两道身影围堵在其中一块很小的区域内..

“在哪里?!我刚才看见他们跑过来的!..”

“绝对就在这附近,挨家挨户搜!..”

“砰!”

..

王朝军们分成了好几拨,猛地一脚踹开了他们身旁最近的几家住民的家门,居民惊叫害怕的声音连绵响起,相比于军队,他们还是更像是土匪..

屋檐顶上,周逸寒偏头向下看过一眼,躺在瓦片上松了口气道:“总算是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你还..好意思说..”

身旁,沙加撑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哧着热气,就在这座城的小巷里,他们整整被人追了一个下午!突袭作战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衣服上到处是泥巴,连打没子弹的枪都不知道丢了多少把

周逸寒闻言,转过头来道:“你有没有搞错啊沙漠之狐,我不拉你跑,你早就已经死了,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啊?真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主..”

听他说起那一背包的物资,沙加果断抬起头来,仿佛连大气都不喘了,一口气吐露出来道:“就赖你!你不知道那些物资对我有多重要啊,没有那个背包,就算我们逃出城去,早晚也会饿死..”

他的话才刚说到这,一个满是泥泞的背包便被推到了他的面前,沙加顿时一愣,并没有马上去接,反而是抬起头来,看向面前仰躺在地面的男子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周逸寒偏头朝他看了看,回过头来道:“拿去吧,我的给你,应该跟你那包里的食物差不多,若是节省一点,应该够你们那帮人吃几天的..”

伸出手来,抱起背包,沙加的脸上顿见喜色,但转瞬却也即逝,看了一眼怀里面的背包,再看看周逸寒,问道:“那你怎么办?你不是还要长途跋涉的走出沙漠么?”

闻言,周逸寒笑笑回道:“没事,我死不了..况且,现在说那些还太早了一些,若是连城都出不去,别说走出沙漠,你我,还有你的那些小伙伴,我们都会死..”

是啊..现在逃出沙都才是重点..其它的..说什么也没用..

“就像入城时一样,你不是能带着我飞出城墙么?”沙加想了想,抬头向其问道

周逸寒回道:“那是之前,城内没有戒严,守卫人数不多,精神又很涣散,现在你再去看看,一个个的保证都瞪的跟大眼贼一样..”

稍稍一顿,继续补充道:“况且,就算我能带你冲出城外,外面可是茫茫的戈壁,放眼望去无遮无拦,我们往哪跑都会被他们给盯上,凭我现在的元力还不足以飞出沙漠的覆盖范围,到时候没有补给从天空上落下来,你我就再无还手之力,只能被他们抓回来..”

听过他的话后,沙加显得有些沉默了,虽然这番话他并不是每一句都能听懂,但大致意思总还是明白的,他的背包丢失,周逸寒的元力不足,以目前的情形冲出城外,面对茫茫戈壁,沙都的军队早晚有能找到他们的一天,到时候不光他们两人会死,也必定会连累他那些无辜的同伴!

“砰!..”

“没有!..”

“怎么可能?!继续搜!把每一块地都翻过来!他们绝对还在这片区域内!..”

..

“吵死了,一帮土匪..”

气氛将沉,楼下的卫兵们还在执拗的搜索着房屋,周逸寒感到有些烦躁的转头向下望,先前搜索房屋的那批人已经从房屋里出来了,每个人还都正在往怀里揣着什么东西,而后朝下间住家走去..

看起来不抓到他们二人,这伙土匪是不会罢休了

再沉寂了许久,周逸寒终是深吐了口气,仿佛是妥协了,转头向着沙加说道:“沙漠之狐,我们去皇宫吧,去找这个国家的国王,让他帮我们解除通缉,这样你就可以回家,我也可以不那么急的出沙漠了..”

楼台上,两名男子相隔两米对望,其中那名少年,在听了另外一名青衣男子所说的话后,惊得大张口鼻,久久都合不上..

“你疯了?!”

闻言之后,沙加是足足良久都没有开出口来,口鼻大张,久久都合不上,好不容易张嘴了吧,又因为一时没有控制好情绪,险些直接被楼下分散的守军们察觉到..

觉察到这一点的沙加连忙收声,两个人趴在楼沿边,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好在楼下搜刮物资搜刮的正高兴的土匪们并没有注意他们,二人这才松了口气,将头又缩了回来

周逸寒皱着眉头,叹了口气道:“拜托你冷静一点好不好,我有计划的,现在除了去找比下达这次围剿的安亲王官位更高的国王,为我们消除通缉以外,你我根本就逃不出这片沙漠,就算侥幸逃得一天两天,那又有什么意义么?”

沙加却回道:“有什么计划啊?我还是拜托你先冷静一点吧,你不知道安亲王是谁啊?他可是国王陛下的亲弟弟!你找他帮你消通缉?这和主动送羊入虎口有什么区别?”

周逸寒从仰躺坐起了身,左右活动了下脖颈,骨头有些酥松的“咔咔”直响,他莫名一笑,道:“放心吧,谁是羊谁是虎还不一定呢..”

“什么?”沙加没有听懂他话中的含义,所以开口朝他问道

周逸寒却回过头来,道:“反正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我觉得我这个办法还有几成的几率,值得一试,如果成了,你我以后再无顾虑,若是不成,大不了就是一死,总也好过被他们抓回去,天天大刑伺候着,受活罪要强吧?”

沙加纠结的做着考虑,可眼下这种局势,他们又怎能有更好更周全的方法呢?

所以在半晌过后,沙加也只得同意了..

..

“站起来,到我身边来..”

见状,周逸寒站起了身,沙加也随他从楼顶上站了起来,他的怀里还抱着那个背包,想了想后,他将背包放在了一旁楼顶上,一个遮风挡雨,轻易不会发现的隐秘处,这才快步来到了他身前..

“浮光掠影。”

周逸寒微抬起一只手掌,在沙加震撼的目光里,那只手掌的掌心就仿佛拥有吸力一般,将身旁虚无的气流尽数牵引其上!化为一条条碧青色的丝带!在其掌心汇成了一团纠结的青气漩涡!

随着他嘴里轻语的落下,掌中青流顿时扩散膨胀开来!将二人包覆,化为两道青色的光影!

周逸寒拉起沙加,沿着遮挡视线的屋顶,直奔远处最奢华宏伟的宫殿而去..

..

化身青影,划过半空,周逸寒一路将风的速度挥发到了极致,经历了这么多事,他对自身风元素的理解与掌控也越发的娴熟透彻,凭借凡人的武装军队,想要围剿住一名觉醒过元灵的元素掌控者本来就是个笑话

不同的只是被人发现、打出去,还是不被人发现,悄悄的过去而已

不过既然这次的目的是潜入皇城,那显然就不能选择第一种,周逸寒只能选择多浪费一些时间与灵力,带着沙加在城内各处绕了绕,找出通向王城,王朝军部署阵型的盲点,再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跃出他们层层的包围网

也因为这样,他们在路途就浪费了很多的时间,当他们跃出最后一层包围网来到王城脚下的时候,夜幕已经完全降临了..

..

翻过墙头,穿过篱笆墙角,要找一个国家身份最尊贵的国王其实是最容易的了,只要你能进入王城,那想都不用想,在这里面最奢华最宏伟的宫殿就肯定便是了

说起来,还得要谢谢安亲王,因为他太过愤怒有人打了王族脸面这件事,调集大批军队去外城搜剿二人,却反而导致王城之内守备空虚,毕竟谁也不可能想到有人能突破为数这么多的层层包围网,所以周逸寒与沙加算是白捡了个便宜,十分轻松的便来到了国王所居寝殿的底下..

站在殿下向上张望,周逸寒目光随意瞥了瞥便轻易找到了他们此行的目标..

“肯定就是那间了,那是纯金的吊灯么..”

看清位置,周逸寒便又缓步走回墙边,沙加靠在墙壁上,黑着脸,抿着嘴,心里头紧张的要命,只要这一步踏出,他们就已经成为沙都最罪大恶极的罪犯了,如果周逸寒不能说服国王为他们消罪的话,恐怕他们也不可能再活着走出这幢房子了..

轻松了口气,周逸寒手掌在背后一摸,再拿出来时手中已经多了一副绳索,抬头向上望去,目光不经意瞥过的间隙,他却发现了位于寝殿边缘,另一间造型奢华独特的房间..

那间房间刚巧在整座寝殿的拐角,凸出一副半圆型,房内一片漆黑,但却有拉窗帘,借着淡淡的月光可以看出窗帘的色调是粉色,显然那是个女性居住的房间,而且年纪绝不会太大

见他的动作,沙加也顺着他的目光朝那间独特的房间望去,对于他这样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来说,就是在脑子里面随便猜,都能猜的出那是谁的房间..

“那是公主殿下的房间,国王的女儿..”沙加告诉周逸寒道

闻言,周逸寒了然的点了下头,原本他也在猜会不会是这样,沙加的话让他确认了,却转而也令他手上的动作略作停歇..

“国王的女儿么..那去见国王之前,先跟她见上一面,应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口中轻轻喃呢,周逸寒莫名的伸手轻轻抚过发梢,老谋深算的不知是在计划着什么

转而,他将手里的绳索驱散,双手插着兜,大摇大摆的朝着那间装饰别样的房间走了过去..

“沙漠之狐,我们先去见见这位沙都的公主殿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异能篇 第二百六十章:突出重围[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