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武玄月害羞通红的脸,曹云飞再也按奈不住性子,眼看这时机刚刚好,不如就顺势而为,遂了自己的心愿。
    曹云飞一把揽过武玄月的肩头,出其不意将其搂在了怀里。
    武玄月其行为半推半就,红着脸小声道,“大清早的,这……不太好吧……”
    曹云飞心脏怦怦直跳,情绪已经到了极点。
    “没有什么好不好的~~今早上只身来我这里,就该预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了吧。”
    武玄月象征性地挣扎了起来,如常又被曹云飞的蛮力跟镇压了下来。
    “我来……我来着是正经事!放开我先……”
    武玄月扭动身子,企图脱开曹云飞的强有力的臂弯,其结果可以想象,越是抵抗换来的则是更大的蛮力镇压。
    武玄月自知道到了这个境地,自己就是笼中鸟盘中食,曹云飞这状态,若是自己不满足他,只怕今日是难从房门走出去了。
    无奈下,武玄月放弃了抵抗,只能从了对方的意识——
    此二人共赴云雨后,曹云飞坐起身伸手拿衣服时,武玄月一眼看到对方背后触目惊心的鞭痕。
    “秋水”落下的鞭痕,是永世的鞭痕,一辈子都抹不去的疤痕——
    武玄月突然心疼了几分,情绪上头,她突然从身后抱住了曹云飞。
    曹云飞一愣,缓缓回头问之:“这是怎么了?今日怎么这么乖巧?若是放作是从前,只怕事后又要胡闹一番,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武玄月隐忍着泪花,温声问道:“当初……为什么那么傻?这秋水落疤是一辈子的耻辱,可是西疆镇主啊!掌罚之人却落得一身鞭刑……”
    听到这里,曹云飞不以为然一笑:“嗨!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就这事情啊?算不上什么大事了~也说了这秋水鞭刑,一辈子的烙印,我一个糙老爷们儿落点疤就算了,一个姑娘家家若是落了一身的鞭痕,日后怎么见人呢?”
    武玄月感动非常,她抿了抿嘴,强辩道:“我又不会在人前宽衣解带,谁知道我身上有这一身鞭痕?”
    曹云飞呵笑:“我堂堂的曹家镇主就会在人前宽衣解带了吗?开什么玩笑么?这丫头还不明白吗?是不会在人家面前宽衣解带? 但是迟早会在我面前宽衣解带,本是美玉完璧无瑕,怎么可以遭受那武玄侯的毒手呢?我所过了? 日后就有我来守护了? 我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打呢?”
    听到这里? 武玄月感动到热泪盈眶,嘴巴却还是不肯服软。
    “我又不是一般的女人?武玄侯他奈何不了我什么……”
    曹云飞认真道:“我知道本事大,这天下没几个人是的对手? 可是在我眼里? 就是寻常女子,一样需要男人的臂膀来倚靠,的内心其实要比寻常女子更加脆弱几分? 表面的坚强不示弱? 到底的内心有多受伤? 别人不清楚? 我清楚? 的心上的痛? 我会感同身受的痛——所以,早在几年前,我就暗暗发誓,只要我曹云飞活着的一天,就绝不让武玄月受半点委屈……虽然……虽然这一份承诺兑现的有些迟到? 但绝不会缺席!”
    听到这里? 武玄月再也没有忍住? 眼泪哗哗之下? 在这个男人面前,自己真的可以不用伪装,只做一个任性的小女生? 不管自己如何闹腾如何无赖,她知道曹云飞永远不会扔下自己,所以才会肆无忌惮地欺负对方。
    这就是自己的避风港——虽然武玄月不止一次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一定要微笑,带着面具示人,心中总是竖起高墙防备,因为她清楚人性之凉薄,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唯独只有在这个男人怀中,自己方能寻得一丝温暖和心安……
    “这是怎么?怎么说着说着就哭了?”
    武玄月强势哼了一声鼻腔,略带厚重鼻音道:“谁说我哭了?我才没哭呢!不准扭过来!!要是扭过来的话,这辈子就别想碰我——”
    一听到这种惩罚,曹云飞迟疑一下,顿时怂了,明知道身后的女子哭得一塌糊涂,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对方。
    这女人心狠的时候是真狠,心软的时候,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弱得可怜。
    武玄月趴在曹云飞背上哭了良久,曹云飞一动不动,心急如焚,无奈自己嘴笨的要命,想要说什么都不合适。
    “啊啊……然我说什么是好呢?”
    武玄月哽咽道:“那就什么都别说了……让我这样子静静就好……”
    曹云飞皱眉间,却挺直了腰板,无奈得摇了摇头道:“是静静了……我倒是百爪挠心,心里说不出个滋味来。”
    “百爪挠心个什么劲儿?!”
    曹云飞无奈外头,垂眸冷哼道:“都这样了,我连看一看,摸一摸都不成,心疼也错了吗?在我映像中,还是当初那个小女子,骨子里刻着坚强,内心却比谁都容易敏感受伤的小女生,就是看到这样的,我才会分外心疼,更加想要保护,爱护,拥有,独占……”
    听到这里,武玄月登时一愣,对于眼前的男人口中碎碎念的占有欲着实让她吃了一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1360.寻求安慰(武玄月在曹云飞这寻得一丝人间温暖)[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