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武玄月主动敲开了曹云飞的房门——
    曹云飞一脸慵懒倚着房门,只见他睡眼惺忪,长发迤逦,白色亵衣绵软裹身,难得这般自然悠闲的光景,登时让武玄月心情怡然大好,眼睛更是不自觉地多瞧了曹云飞的两眼。
    武玄月一时看迷了眼,曹云飞不解,努了努眉毛,看着门外之人直勾勾的地盯着自己,他问道——
    “这么早?进来吗?”
    武玄月恍然惊醒,她尴尬地垂下了眸子,呵呵一笑习惯性用这种方法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嗯,可以进去吗?”
    曹云飞双手抱背,没有说话,只是侧了侧身子,给武玄月腾了腾道,武玄月也没有再继续多问,很自觉地从曹云飞身边走了过去。
    曹云飞紧跟其后,随手带上了房门。
    “难得今日好兴致这么早来找我,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武玄月很是自觉走到了屋内的桌边,放眼一看,这桌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茶点,她顿时两眼放光,饥肠辘辘。
    昨晚上她与纳兰若叶秘密约见,并且完成了一项大任务,回来时天已经微微泛光。
    武玄月这一早偷摸赶了回来,一想到昨晚上偷了曹云飞的身子,这心里多多少少有些过意不去,这就过来看看对方。
    这刚一进来就看到了桌子上摆着四盘精致的茶点,武玄月的肚子里的蛔虫都被勾了出来。
    曹云飞站起身后,一眼看穿了武玄月的心思,这方双手摁在了对方的肩膀上,依然一副冷酷嘴脸,冷冷道:“坐吧——”
    武玄月随着对方双手发力,顺势坐了下来,这两眼目不转睛地盯着盘中食,那哈喇子恨不能流一地。
    曹云飞挨着武玄月坐了下来,这刚一落座,就听到对方肚子“咕咕噜噜”道叫声,终于冷面美男子再也忍不住了,噗嗤一笑。
    “闹了半天,这一大早来我这里就是冲着这几盘子的糕点来的吗?”
    武玄月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直接索要? “我可以吃吗?老实说却是有点丢人了,但是我现在真的很饿!”
    曹云飞支着头浅笑,伸手在武玄月的额头之上揉了几下? 满是宠溺地笑道:“傻丫头~~说什么傻话呢?跟着我? 什么时候亏过的嘴?随便吃~~~”
    武玄月听到这里? 顿时兴奋激动起来,也顾不上什么吃相不吃相,双手左右交替抓拿点心就是一通狼吞虎咽!
    看到这里? 曹云飞没有责备之意? 竟然拎起来手边的茶壶,亲自为自己家的这位小娇妻斟茶倒水。
    一杯冒着烟热乎乎的茶水推到了武玄月的面前,武玄月根本顾不上喝水? 只顾着往嘴巴里塞食物? 不一会儿的功夫? 这嘴边和脸颊满是碎渣渣。
    曹云飞微微一笑? 伸手擦去其嘴边的渣渣? 那手舍不得离开对方的脸? 停留在此,温声细语道——
    “还是老样子,吃饭没有个规矩,哪里有个小姐的模样!”
    这已经半饱的武玄月稍稍缓过来劲儿,她不不耐烦地瞥了曹云飞一眼? 脸上虽是厌烦? 手上可没有拒绝对方的好意。
    只见她一把抓住曹云飞送来的茶水? 举杯抬头豪饮? 咕嘟咕嘟两口下肚,这茶水就见了底。
    武玄月低头喘了两口气,这才彻底缓过来劲二? 将手中的茶杯放在了嘴边,呼呼道——
    “曹镇主是今天才认识我武玄月吗?我就是这样的个性啊,做事简单明了最烦麻烦,吃饭的礼仪我不是不知道,只是在自己人面前没有必要装模作样,饿了就吃,累了就睡,不该是人的本能吗?”
    一听到“自己人”三个字,曹云飞心花怒放,别提又多开心了。
    “饿了就吃,累了就睡……呵呵~~是人的不能,不过我怎么感觉更像是猪的本能呢?”
    此话一出,武玄月横眉瞪眼,生气道:“喂喂喂!有必要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吗?也是,堂堂的镇主,怎么就不会说一句好听话吗?”
    曹云飞呵呵一笑,反击之:“既然都是自己人了,在我面前不避讳丑态,而我何必又在面前惺惺作态呢?说一些恭维讨好的客套话,也没什么意思吧?况且也知道我的,向来不喜欢主动讨好谁~~”
    武玄月一愣,没想到今日曹云飞反应极快,自己刚刚说的话,他便采纳用以反击自己,这一下子到让武玄月无话可说。
    思索良久,武玄月撇了撇嘴,故意打别道:“谁说的呢?之前我看也是挺会讨好父尊的吗?一见我父尊又乖又听话,哪里是现在这幅人模狗样呢?”
    曹云飞皱眉呵笑,无奈道:“说聪明,这作为人的最基本的人情世故总是要做出来吧!况且那是的父尊啊,我这辈子最敬仰的师尊大人,武师尊不管是从武艺还是做人,都是云飞一辈子要学习的楷模,他的高度是我这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云飞是打心眼里的崇敬武师尊,又怎么可能再其面前造次呢?况且……”
    说着这里,曹云飞突然顿了顿,别与深意地瞟了武玄月一眼。
    这一眼,看得武玄月心里毛毛的,武玄月下意识身体缩了一缩,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1359.清早敲门(翌日清晨,武玄月敲开了曹云飞的房门)[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