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而冯志恩则是在生气。

“遇到了这么难解决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

吃过饭,谷云和冯志恩在前边走着,甘瑟尔独自一人紧跟着谷云三米之后的位置,这个距离让他能够随时观察谷云的动向,也不至于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

凉风瑟瑟里,冯志恩还是没有忍住心里的疑问,“我以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变了,但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愿意告诉我吗?”

那些整日里的聊天倾诉难不成都是假的,冯志恩自认为自己已经做到了最好,但是谷云偏生就是没有任何回应。

他们之间再怎么努力都迈不过那道无形的坎儿吗?

谷云轻抬手,将被风吹乱的长发整齐的拔到了脑后,能够理解此刻冯志恩的心情,但是她还是无法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感情。

“不跟说是因为没有必要,”在风中找到了自己的声音,谷云转过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冯志恩仍在生气的双眼。

坦然的继续道:“谢谢对我的用心,是个很不错的人,我也不是多么的冷清,这段时间,很感谢的无微不至,但是……。”

“等等,”冯志恩打断了谷云的话,“我不想听。”

看着冯志恩别过脸去,谷云心里也不好受。

他这一趟回来就是为了自己的安危,谷云心里感动的不行,但她觉得这或许不是爱情,只是单纯的感动罢了。

想了想,虽然知道冯志恩肯定不想听自己再继续下去,但她还是定了定神,毫不委婉的开了口。

“我们之间是不会有可能的,”谷云掷地有声的说道。

冯志恩看向谷云的眼睛里,装着无数的情绪,其中最多的便是受伤,谷云被那双眼睛如此赤裸裸的逼迫着,心下不由自主的升腾起一抹不自在来。

她微微的后退了一步,躲过冯志恩的眼神便要离开,却被冯志恩牢牢的抓住了手腕。

甘瑟尔在后方看到了两人拉拉扯扯的,眼珠子往上翻了一些,没有立刻上前。

“对我是有感觉的,是不是?”冯志恩的声音轻的像是风吹来的似的,他的音色很低,此刻听在谷云的耳朵里,让她麻麻痒痒的。

“不是,”也不知道是为了逼退冯志恩,还是为了提醒自己,谷云的回复又快又严肃。

“在说谎,”冯志恩面敏锐的感觉到了谷云说出那句不是时候的细微肢体动作,她肯定是在说谎。

心下一喜,冯志恩不由分说的凑上前去,顺势松开了谷云的手腕,两只手一起覆在谷云的脸颊上。

欢喜又急迫的:“在说谎,分明就是喜欢我!”

谷云别开脸,冷声道:“听不懂在说什么。”

又不等冯志恩再回话,她目光冰冷的不行,“放开我!”要是能自己挣扎开,她也不至于对冯志恩用上命令式的口吻。

冯志恩恍若未闻,他还沉浸在谷云喜欢自己的欢喜之中。

“我不,我这一次回来之前就决定好了,”冯志恩信誓旦旦的,仿佛手里捧着的是一件绝世珍宝。

“一定要和在一起。”

“是不是听不懂人话?”谷云是真的生气了,她现在根本不想谈这种事情,她事情太多了。

“我不喜欢,别再来骚扰我了好吗?”

两人争执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好些路过的人纷纷指着冯志恩小声的说这些什么。

冯志恩虽然听不到,但是嘴角的笑意已然有些牵强了,即便如此,他还是笃定谷云是对自己有意思的。

但是也不敢再这么贸然动手动脚的。

有些尴尬的退开一布,冯志恩双手自然而然的垂在身边,僵硬的看着谷云。

“我还以为现在不算太突然。”语气之中竟然多了抹不易被人察觉到的委屈。

谷云感受到了,她天生的吃软不吃硬,听到冯志恩这么委屈的说话,当时还有些不好意思。

她也不看冯志恩,表情有些怪异的看着远处被风吹得摆动的枝叶,说道。

“其实是我……。”

“算了,我也早就知道不应该急在着一时半会的,”觉得谷云又是要说出拒绝自己的话,冯志恩赶忙开口,强装淡定的继续道。

“我今个儿过来也就是想看看怎么样,知道没事就放心了。”

谷云:“……。”

“也就请了这么一天的假,回去A城还得准备晚上的视频会议,那就……,”冯志恩冲着谷云干干的笑了一声。

“拜拜?”

谷云抿了抿嘴巴,看着冯志恩没有应声。

冯志恩便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他无声的点了几次头,临走之前抬起头对着谷云再次抱歉的笑了一下。

“我刚才太冲动了,不好意思啊,别见怪,我只是好不容易见到,”没有忍住想要跟亲密接触的心情罢了。

冯志恩都这么礼貌的道歉了,谷云点头,“路上小心。”

“嗯,”冯志恩应道,离开之后还忍不住一直回头看着谷云的身影,知道他坐上路边的车子离开这里,谷云才缓缓的出了一口长气。

路边看热闹的人也不多,看到一门心思往上扑的男人已经走了,自觉没有什么后续了这就又走动了起来。

谷云一直都没有关注周边,也根本不知道他们两人的言谈对话都落在了无聊的围观群众眼中。

往璀璨人间走了几步之后,甘瑟尔忽然发现前边的谷云忽然伸手摸上了自己的脸,不过耶没有好奇。

谷云长长的呼吸着,想到刚才冯志恩的举动和他那双含情的桃花眸子,她心跳如同擂鼓一般的响亮。

刚才……幸好她定力够好!

两人一前一后无声的回到璀璨人间。

谷云看到那亮着的招牌,以及不仅灯火通明,还站着两个笔直保安的门口,恍恍惚惚的以为自己走错了路。

“怎么回事,白天不是还在维修,这才多一会儿,就能重新营业了?”

她低声的念叨着,提起脚便往店里走。

站岗的两个保安老早就看到了谷云的身影,一直到谷云走到了他们近前,他们还在阴阳怪气的交头接耳。

谷云直接略过两双对自己不满的双眼,急切的询问着店里的情况。

“呵,您没啥事打完人出去大鱼大肉的吃饭了,我们这群底层的人,不还得为了生活费心巴力的工作不是。”

说话时,那人的眼睛都快要翻到天上去了。

“陈英!怎么跟我们谷经理说话的!”站在门右边的那个保安疾言厉色的看着左边的保安,上一秒一脸怒容,下一刻又阴阳怪气的

笑了起来。

“不怕谷经理又找一群子混混让好好懂点规矩了?”

名叫陈英的保安立刻和那人嬉笑在了一起,两人甚至还隔着一写距离拍了下掌,大笑声充斥在门口。

谷云是知道什么叫虎落平阳被犬欺,也知道什么叫掉了毛的凤凰不如鸡,但也没有想到他们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跟自己说话。

“陈英,”转头又看向右边笑得停不下来的王治郅,“王治郅,们两还真是牛掰呵。”

她寻思之前对待这些人也不薄啊,那些找上门的人都是董化十带着的,他们也能怪罪错人?

即便谷云跟蒋罗池之前盘算的计划成功了,但她还是很失望。

对这些白眼狼特别十分以及极其的失望。

陈英和王治郅一点都不怯场,反而还十分的得意,他们又对着谷云冷嘲热讽了一番,以泄昨晚和今天中午的怨气。

言辞十分的激烈,但谷云如今根本不以为然。

没心思跟两人耍嘴炮,谷云抬脚走进了店里,陈英、王治郅两人变本加厉,还想追着谷云的背影辱骂,可刚刚扭了一下身子,还没有来得及说话。

‘嗵嗵’两声,不发一言的甘瑟尔面无表情的对着两人的脸庞各打了一拳,两人的脑袋同一时间撞上了大门旁边的柱子。

刘英吐出一颗沾染着血液的牙齿不住的喊疼:“唉哟,唉哟……。”

王治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刚才那一拳让他脑袋砸到了柱子上,耳鸣伴随着晕晕乎乎的感觉让他都有些站不住脚了。

甘瑟尔和他的双胞胎哥哥约瑟夫是艾思特瑞达身边的保镖,他们常年锻炼,出过的任务没有上百也有九十,对付这种瘪三儿,只用三分力就能让他们吃到苦头了。

谷云听到身后的哀嚎声,转过头来看到甘瑟尔紧跟在她身后,不用想都知道他们是甘瑟尔教训的。

心里爽快了一些,谷云弯唇看着甘瑟尔,“Theyweredissawill.(我是不在意,但这也不是能随随便便动手的理由)”

甘瑟尔无言,他们从小学到的知识里,对主子恶语相加的人,他只是一拳砸过去还只是轻了。

艾思特瑞达让他过来的时候说完,必须跟保护自己一样保护谷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九百三十九章 定力够好[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