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晶敏老仙王
    在弥阳仙域上,陆寒曾经熟悉的人只有一个,就是晶敏仙王,他以道君之身,如指点弟子般,对此人多有助益。
    两人攀谈融洽,作为老仙王,晶敏已经坐镇苍月圣地四十万年,如此长时间,似乎已经够久了,毕竟太乙的寿元,最多也就是六十万载左右。
    有王庭做底蕴,有浑厚积累和造化,加上他当年的点化,冲击大罗境有六七成把握的话基本已经水到渠成。
    那块子母仙王玉,陆寒终究没得到,但从逃窜的仓廪身上劫来的储物戒里,却有另一陌生之物,那是件只有尺余高度,金字塔造型,黑漆漆四面上刻满紫红色诡异纹路的东西。
    但他能感应到一股凶意,还有几抹悲凉凄冷的气息,从里面渗透出来,虽然仅有丝丝缕缕。
    “种魂塔!”
    这类东西,已经绝迹于记述中,竟然又能亲眼见到,此物传闻是用来封印炼化强大神魂的古老魂器,内部的魂魄不分来源,不分种族和地域。
    此乃邪器,现在仍给他一种危险感觉,持有者至少是太乙金仙,或者同级别的妖鬼强者,然而能落到仓廪手里,后者就不再可能。
    那个仓廪,能被无数金仙跨界追杀,也特么的是个人才,最后在酉阳仙域舍弃仙躯,不知怎么掉落到玄界了。
    但他来弥阳仙域,并未听到高阶凶悍互撕的奇闻,怕是又有更隐晦的内幕,这里的高层越来越黑啊!
    在飞遁的数月时间中,这些事件被陆寒摆出来,很快就有两三个大概轮廓,甚至模糊的利益关系网,已经初具雏形。
    或许吉星斋消失,也和晶敏仙王陨落有关,看似扯不到一起,实则只需一根蜘蛛丝而已。
    当年他在昊冥仙域,不也是出现了那么多道君,本来毫不相干,却同时对自己一人出手,分明有人用巨大代价邀请啊。
    苍月圣地同样遥远,动辄数十亿里,耗费了陆寒仨俩月时光,直到一道若隐若现的淡淡光膜,从九天之上垂下。
    这代表四大王庭之一的疆土,就在跨过光膜时开始,看到的并非屏障,只是一种象征,如动物撒尿标记领地那般,警告来人需要谨慎,遵守本地约束。
    整个苍月圣地,方圆不过五十亿里,却如一颗钻石,牢牢镶嵌在小方桌上,无比耀眼。
    这个王庭的布局,具体分为一地四堡,圣地作为核心,四堡拱卫在各个方向,一堡就是一城,还是万里大的巨城。
    跨入那道光膜几天后,陆寒到了一座四百里大小的小镇,修士逐渐增多,来去匆匆进出有序。
    小城背靠一座枯黄的巨山,万丈山顶上,一轮大月在永恒的发光,并且投影在此处。
    仙界本就没有昼夜黑白,被那轮大月照在身上,除了增加一抹阴凉,就是象征意义为主。
    他只是从城内草草经过,这等小地方出现神料的机会,几乎忽略不计,城主也只是个真仙而已。
    只是在灵目一开一合,随意的短暂查看中,他遇见了一个人,接着又遇见了一个,神色从坏笑变为了讶然。
    数月前在天轮门前,有个自称是八门海代表的家伙,和那些苍蝇一起公开招揽过他,但被自己吓跑了。
    此人的气息,不知为何压低到了地仙境界,正站在一个小摊旁,摆弄着一座精美的玲珑小塔,和摊主在交流谈论。
    但正是这个摊主,让他起了更大兴趣,虽然其长的毫不起眼,而且境界更不入流,当被自己过滤掉这些表象后,就变得有些意思了。
    摊位后是个三层楼的门店,只接受各种仙符的制作,‘召阳来’三个大字虽好,似乎总和某些东西有点格格不入。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那个八门海的家伙,猛然警惕的回头,正和陆寒四目相对,其神色立即变了变,就准备放下那件玲珑塔离开。
    “这位道友,陆某忽然改了主意,想加入八门海做个客卿,不如仔细谈谈?”
    “不不……敝门山穷水尽,容不下你这尊大神……喂喂……干什么,这里是苍月圣地,城内禁制斗法,我喊人了……哎呀!”
    恍惚间,陆寒已到了摊位旁,并且拦在他面前,此人脸色铁青,忌惮中环顾左右,他想张嘴的,说的话却只能自己听见。
    “好歹两次见面了,留个名字,他日好相见!”
    陆寒诡异的笑了笑,又上前靠近一步,两人相距仅有三丈,对方则赶紧绕过摊位,在另一侧将气息提升到真仙后期,威压开始释放,摊主立即勃然变色,被压的躬下身去,十分惶恐。
    “呔!你不要得寸进尺,堂堂世家的底蕴和手段,绝非你一介散修能比……咳咳,本尊是八门海的裘固,道友何必咄咄逼人。”
    这裘固已经拱拱手,后面几句话再无强横,告饶般的眼神,何其玄仙初期格格不入。
    “何以来此?”
    八门海,远在汨罗王庭附近,那里应有尽有,一个玄仙故意来此不入流小镇,不免让人想入非非,而他是散修,也压低了修为,无人找出理由怀疑。
    “看那座山,内部是一种名为‘经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944章 晶敏老仙王[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