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会议室刚一坐下,连茶都还没来得及送上,焦子秋就把目标盯到了年轻的余文钢身上。

必须得先摸摸这位余文钢的底!

这是焦子秋的想法。

要知道,东湖高新区最近两年的目标是将高新区打造成为国内有名的光电子产业基地,发展集群优势,因此像国鑫电缆这样的制造企业真的很被他重视。

商业谈判领域讲究的是知己知彼,焦子秋可不希望因为对这位年轻顾问的轻视而产生意外。

毕竟侯崇国对他真的很重视,连坐位置时,他都被侯崇国拉到了身边,连骆俊鹏这位大院长都只能排第三了。

“余主任,江大的创业中心是最近才成立的吗?我可是第一次听说啊。”

焦子秋笑着发起了话题。

并把主任的称呼安到了对方头上,并没有因为余文钢的年轻而轻视他。

余文钢真的被架到火上烤了!

“焦主任,这事还没影呢,侯老板有些言过其实了。”

他不得不笑着回应。

没办法,在江大的正式文件下来之前,这么在外大肆宣扬其实是一件很忌讳的事,尤其是在高新区管委会这种很严谨的正式场合。

这下侯崇国可不干了。

言过其实这种锅他可不能背,笑着辩解道:“这不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吗!我们出门之前,骆院长才刚打电话确认过啊!再说,你不刚从我这里讹了两百万去赞助创业中心吗?我可没言过其实啊!”

余文钢:“……”

骆院长刚电话确认过?

看来这事真的定了?

这下他确实没法反驳了。

焦子秋又愣了一下。

侯老板话里的信息量有点大啊!

江大的创业中心还没正式挂牌,侯老板就因为这位年轻的顾问大手一挥,就给创业中心赞助了两百万?

如此看来,这位年轻的顾问在他心里的分量真的不一般啊!

他留意到了侯崇国话里那一个很显亲近的“讹”字,于是笑着说道:“这么说来,这事确实基本定了。”

低调,低调!

余文钢心里默念了一句。

堂堂管委会主任出面和稀泥,他更不能说什么了,只能笑以应对。

可焦子秋却并没打算就此放过他,又试探道:“余主任真的很年轻啊,这么年轻就能被江大任命为创业中心的常务副主任,一定在科研领域取得了很了不得的成就吧?”

这让余文钢怎么回?

他不满地瞪了侯崇国一眼。

侯崇国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他心想,原来你这一向狂得没边的小子也有脸皮薄的时候?要不先把你架火上烤香了再说?

此念头一起,他立即又笑着接过了话题:“确实很了不得,别看余主任年轻,可他手下已经有了三四家公司,对了,江大的校园卡项目就是他的公司拿下的,我现在准备投的那家刷卡机生产厂,还得指望跟在他后面混饭吃呢。”

这下余文钢真的有点香了。

骆俊鹏跟高新区这边联系生产厂房的事,就是以校园卡项目附带产业为由,并且在申请材料上还提到过,校园卡项目未来的发展,将不仅局限于江大一所高校,而是推向江陵所有高校甚至是全国市场。

也只有这样,才能顺利地在高新区申请到生产厂房,并且获得优惠政策。

焦子秋想拉侯崇国的投资,当然早已从下面的人那里得知了详细的信息。

原来是在国家教委都挂了号的校园卡项目!

这么重要的项目,竟然是年轻的余主任所开的公司在搞?连电信院这样的技术大院都只能当陪衬,跟在他后面喝点汤汤水水?

这一消息确实让焦子秋颇感惊讶。

他也终于理解,江大为啥要任命余文钢为创业中心的常务副主任了,有了校园卡系统那么重要的项目打底,再加上他手下的三四家公司,这位年轻的余主任确实够资格。

如此看来,这位余主任未来的发展不可限量啊!

也难怪侯老板如此重视他!

在心里暗暗感叹了一番后,他又笑着说道:“那真是很了不得!余主任,你的几家公司都开在哪呢?这样的高科技项目,不来我们高新区里,实在是有点可惜啊!”

他这是在为新目标在做铺垫了。

别看高新区的发展目标是以光电产业为主,可实际涵盖的项目远不止光电项目,但凡是跟计算机、通信、生物科技相关的,高新区都大力接收。

像校园卡项目附带的刷卡机生产厂这样的项目,高新区都又是给厂房给政策优惠,校园卡项目本身焦子秋又怎能放过?

顾不上正主就在眼前,焦子秋开始眉毛胡子一把抓了。

只是他有所不知的是,余文钢现在还只是一个大一的学生,因为谁都没说,这一点被忽略了。

余文钢暗暗叹了一口气。

在几大项目才刚起步的时候,真不能这么高调啊!

他不得不再次回应道:“焦主任,你别听侯老板胡说八道,我手下是新注册了几家公司,不过都才起步,因此暂时就挂在江大,先发展一阵再说。”

焦子秋:“……”

哦,才刚起步!

原来如此。

他正想说点什么,比如说等起来了一定要来高新区安家之类的,侯崇国却又开口了。

“焦主任,余主任手下的这几家公司你可真得盯紧了,还真不是我胡说八道,不信你问骆院长,他开的第一家公司,规模也就相当于一家小店,可开业当天就收入了上百万,现在估计每个月的利润已不下百万,你说他牛不牛?”

他这是打定主意要将余文钢架火上烤香了。

没办法,在自己被人当成了大肥肉一块的情况下,他必须将火力分担一部分出去。

商业场上就是这样的,最好的战术,就是先将水搅浑了再说,反正以他现在跟余文钢的关系,他已经不怕这小子怨恨他。

要是因为这点小事就怨恨他,余文钢是能成大事的人吗?

“哦,是吗?”

原本有所失望的焦子秋兴致又来了。

对于以高新技术创业的人来说,怕的不是起步规模小,而是掌舵的人不具备商业方面的运作能力,起步规模再小的公司,如果掌舵者够力的话,三五年就可以发展成为庞然大物。

这样的例子在高新区比比皆是,高新区里很多公司就是这么起来的。

一家小店规模的公司,开业当天就收入上百万,稳定利润月超百万,这不是一般的牛啊!

要是校园卡项目运作起来了的话,这一项目又得有多牛?

他转向了骆俊鹏,开始向大院长求证了。

“这一点侯总倒是没夸张,焦主任如果对他感兴趣的话,可以找今天的《江陵大学报》来看看,报纸上刚刊登了关于他的大幅报道。”

骆俊鹏也笑着出声了。

听起来似乎很厚道,可余文钢却更是暗暗叹了一口气。

这下完了,连学生身份都要暴露了,被架起来烤这么香,接下来该怎么应对?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518章 架火上烤香了再说[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