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学院还不是终点。

虽然说进入学院并且合格毕业的学子,已经是绝对了不起的人才了,进入国朝诸部司都是能力出众的青壮派!

但在此之上,还有一个最顶级的神圣存在!

那就是圣府!

因为职务的关系,因为某些情愫,也因为自己的好学上进,朱凌雪曾经多次这天武帝接触,探讨!

关于学院和圣府,她记得天武帝是这么说的。

大汉的学院要在三十年之内创建一百所,每年为大汉输送五十万的能型人才,这是机制,雷打不动的造血机制!

但,圣府不做多求,四座便是极限了。

圣府会成为大汉整整的天才摇篮,施行四部直属,专项培养天才,比如已经确定的神机圣府和大荒圣府!

学院依旧是保下限的初衷,但圣府不一样,这是冲上限的!

哪怕是学院制度再完善,每年输出人才上百万,甚至是上千万,但圣府只取五千!

就五千!

大汉每一代人之中,最强的那五千人!!

大汉是要发展的,人口在激增,基数在爆炸,等到某一天,从几亿人之中选取最强的五千人!

试想,那五千人该有多强?

那绝对是值得国朝不惜一切代价去培育的天才!

他们是从几亿人甚至是几十亿人的基本盘之中杀出,一旦迈入圣府,就如同天武帝赐给他们的身份别称一样,注定了一飞冲天!

那个别称,叫做圣子!

学子之上的圣子!

他们本来就已经天赋异禀了,再进入了圣府,被帝国倾尽一切资源培养,那可是帝国层面的资源啊,上限根本不可想象!

而且,别忘了!

这一切都是以年为单位,每年定向输出这么多的人才和天才!

这就是生生不息啊!!

当彻底理解天武帝的构想和格局之后,朱凌雪是真的被吓到了!

那个男人,怎么会如此伟大?

所以,朱凌雪拼了命的努力,努力为官,努力学习提升自己!

作为翰林学院的院长,这位已经算是功成名就的绝代女子,大姐姐,竟然成了学院之中数千学子的榜样和标杆!

不努力?

去看看院长吧!!

朱凌雪虽然武道天赋平平,但文治觉悟和吏治天赋,那绝对是天才级别的,而且为人极为谦虚!

用她的话来说,她不是在领导翰林学院,她只是陪伴着翰林学院一起成长!

也正是因此,让朱凌雪在长安朝野和刚刚兴起走向初步成熟的学府系统之中口碑极好,声名远扬!

以至于……

出现了一个和慕容流萤齐名的最美院长!

不,她的声名比之慕容流萤似乎还要盛大,因为这个女人真的是太优质了,无论是能力、私德、品行……都是无可挑剔的存在!

如果说在宗武一脉之中,慕容流萤是梦!

那在学院一脉之中,朱凌雪就是圣,是求学入仕的最好榜样,是深藏心中敬畏崇拜而不敢亵渎的圣人一样的存在!

朱凌雪在长安,甚至乃至汉土十四州都是有口皆碑的,可唯独在冀州……

她的出身不光彩,曾经的选择也极具争议,但经过这五年的论迹,和天武帝治下的盛世绝伦,早就逆转了风向!

极有有人提及她的出身了。

就算是有,也是赞誉的,钦佩的,因为她的选择是对的。

曾经的争议和出身,更是反衬出了她当时做出抉择的艰难和日后的伟大!

国子监的班底几次扩编,早已换了一茬了,身边的吏员部下,长安朝野的同僚和名望之人,对于朱凌雪早已尊敬无比!

但……

人这一生,最难过的那一关,其实就是自己!

普通人也许永远都感受不到这句话的意义所在。

只有努力到了极致的人,才在某一天意识到这句话的可怕,而后陷入了自我迷茫和痛苦之中!

“五年了,我……我真的做到了曾经许诺的那些了吗?”

桌案前,朱凌雪惆怅彷徨,不自禁的自问了这么一句。

她还记得,自己口口声声说要为父亲赎罪,要为朱家宗族正名,不让朱氏一族成了青史罪人遗臭万年!

“我应该是做到了吧,应该不会再让朱家蒙羞了吧?”

“父亲,女儿……”

突兀间。

朱凌雪情绪崩溃,就那么埋头桌案,一发不可收拾的抽泣了起来。

五年了,这是她第一次哭!

天晓得这五年她是靠着什么支撑过来的啊!

从一介反臣罪女,到如今大汉朝野之中,除去帝后之下的第一女子!

她需要经历怎样的努力,得承受多大的非议、恶毒和压力,才能完成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华丽转身?

“院长……”

内府门口,新晋的副手差点冒失出声。

这位从翰林学院尚未结业就被朱凌雪破格提拔入国子监的女学子司业赵雪,已经跟了朱凌雪一年多了!

也许是同为女子,更容易有同理心,她比谁都清楚这位院长大人的不容易和了不起!

轻手轻脚的退出,有意的疏散内府附近的吏员,然后守在了外头,静静的等着那位大姐姐的情绪宣泄!

“情绪宣泄”这个词,是赵雪在翰林学院的心理学理论得知的。

她也是极为聪颖的女子,至今依旧是对翰林学院向往无比,对那位开创新天的帝主敬畏无比,对此时两门之隔的那位奇女子感激无比!

朱凌雪的情绪崩溃只是一瞬间。

很快,她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因为她是从一品大员,是第一院长,她不能失态!

好在,似乎没人撞见了她脆弱的一面。

其实真的不能怪她。

因为再有七日她就要回冀州了。

她不知道当年用臭鸡蛋赶走她的那些人还在不在,还恨不恨她?

也不知道,五年未见的故土家乡,是否乡音无改,是否人心依旧?

更不知道,曾经在冀州显赫一时的朱家,而今落魄成了什么样子,家中的宗祠和祖地是否还有人打理?

再回之日,又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和心情,去面见列祖列宗的灵位?

……

这一切的一切,对于一介女子来说,真的太难了。

哪怕,她是朱凌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697章 她是朱凌雪[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