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名字终于是定下了,她似乎也特别喜欢小太阳这个名字,每次她清醒时,叫她名字,她都笑的格外开心。
    小太阳虽然小,但好像已经开始粘人。
    她最喜欢粘着宫沉夜。
    只要清醒的时候没看见他,就咿咿呀呀的叫,叫几声如果见来抱她的人,不是宫沉夜,她就会瘪瘪嘴委屈的哭。
    她哭倒是不跟别的孩子那样张嘴大哭,她声音很细,很轻,眼泪吧嗒吧嗒的流,看的人都快要心疼死了。
    严瞳总说:“到底是亲生的,对您跟对别人就是不一样。”
    这让宫沉夜特别的有成就感,他总是笑着说:“那自然,这可是我的女儿。”
    他的女儿,粘着他,这不是应该的吗?
    有了女儿的安慰,宫沉夜在对待其他事上,终于不那么激愤。
    过了些天,严瞳才开始试探着问他,如何处置宫莫南。
    如今宫莫南更傻了,吃饭都需要人喂。
    宫沉夜没有立刻回答,他看着月嫂给小太阳喂完奶,拍出奶嗝,哄睡。
    月嫂离开后,宫沉夜才道:“找人好好照顾他吧。”
    严瞳并不是特别惊讶,他道:“是。”
    有了孩子之后,跟以前,总归是要有些不一样的。,
    如今的宫沉夜,更在乎女儿,他心中一直顾忌是自己造了管太多杀孽,这报应会不会落在女儿身上。
    他开始有了担忧,害怕。
    他甚至觉得,是不是以后手上不再沾染鲜血,能做些好事,积点福报,是不是对女儿就会更好。
    所以,当严瞳问该如何处置宫莫南时。
    宫沉夜第一个想的是,孩子。
    宫莫南不管如何,都是小太阳的爷爷。
    倘若以后她长大了,问,“爸爸,我有爷爷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他该如何回答?
    难不成说,你爷爷被我杀了?
    所以,不行。
    他可以关宫莫南一辈子,可以让人好好照顾他。
    严瞳道:“那我去安排一下,挑个好点地方,给宫先生。”
    “嗯。”
    严瞳又等了一会,他以为宫沉夜会再问一句蓝冬至的事。
    没想到,他并没有问。
    严瞳心中好奇,夜少这是有孩子之后,把别的都放下了?不在乎蓝冬至了?
    还是,把心思藏的更深了?
    “那……蓝小姐那边,我们还继续找吗?”
    宫沉夜抬起头,看他:“你觉得呢?”
    他此时面色很平静,眼神波澜不惊。
    跟平日的阴狠不同,可,却越发的让严瞳感觉压迫。
    他连忙道:“我……我觉得,还是继续找吧,毕竟,大少爷应该跟她在一起。”
    宫沉夜:“那你还问我?”
    “是我多嘴了,我让人继续扩大范围。”
    宫沉夜摆手:“你走吧,小太阳睡着了,我陪她睡会儿。”
    “是。”
    退出病房,严瞳长吁一口气,敢才夜少看他一眼,让他心头还有些畏惧。
    本以为夜少有了孩子会变仁慈,宽容,可现在看夜少其实内里没有变,只不过更沉稳内敛了。
    但其实,比以前更让人害怕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1566章[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