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o
    午饭之后,潘龙又花了一些时间,将所有的奥里哈根矿石都分解了一遍。
    最终,他得到了大概十斤的奥里哈根——或者说,奥金。
    因为外形犹如展开的根须一般,这十斤奥金的体积相当大,占了不少空间。
    潘龙想要将它们捏成一团,结果真气捏了一下,它们却纹丝不动。
    不仅粗壮的“主根”没有变化,就连纤细的“须根”都完不买账,没有半点变化。
    “咦?!”
    潘龙吃了一惊,抓起一块奥金“根须”,攥在手心,用力地捏。
    这次他可是认真的,一身超乎寻常的神力完发挥出来不说,甚至还加上了真气的辅助。
    像这么攥一把,岩石什么的就不用说了,哪怕是百炼精钢,也会被他捏得如同烂泥一般。
    甚至于……可能犹如阵法淬炼那样,把金属里面最精华的部分给强行凝练出来,用蛮力捏出“铁精”、“玄铁”什么的。
    但根须状的奥金却依然纹丝不动,就连最纤细的根须都依然如故。
    “有趣!有趣!”
    潘龙忍不住笑了。
    这次,他把那块奥金放在双手之间,两手一起发力。
    从脸到脖子再到手臂,皮肤变得通红,青筋暴起,肌肉一块块涨得犹如岩石似的,真气沸腾如火,如果不是有厚重的墙壁和大门挡着,或许真气已经如同狼烟一般升腾起来。
    如此巨力,世上应该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靠本身材质抵挡。
    这世界上有很多强大的宝物,坚固到潘龙也拿它们无可奈何。但这些宝物之所以强大,不仅仅因为材质,更重要的是凝聚在宝物内部的力量。
    比方说山海经,它的本体怎么看都只是寻常竹简。无论颜色、气味、手感、重量……都和普通的竹简没有任何区别。
    可它其实是坚不可摧的,水火风雷皆不能伤。
    这自然不是那竹子特别,而是这宝物内部蕴含的力量极为强大,挡得住一切的伤害。
    可奥金内部并不蕴含强大的力量,它真的就只是一种金属而已。
    潘龙如今已经是真人,修为到这个境界,练武和修道之间的藩篱渐渐缩小。他不会什么高深的法术,但最最起码,一件东西有没有蕴含额外的力量? 他是能够感觉出来的。
    当然? 也可能这东西太高端,那他的确可能感觉不出。
    但……那么高端的东西? 有可能被分宝盆这个连他前世社区垃圾回收站都比不上的破玩意儿分解淬炼吗?
    显然不可能嘛!
    看着手头上那团依然如故的奥金根须? 潘龙考了一下,将分解淬炼奥金和秘银的各种产物都收好? 然后拿出了那只用树叶折的纸鹤。
    仙佛神通的确不同凡响,虽然只是随手折成? 而且法术已经撤去? 但这纸鹤却依然保持着之前的模样,非但没有半点要散架的意思,甚至还隐约流露出一丝灵机神韵。
    这意味着,它已经不再是一片树叶? 而是一件宝物。
    区区一片随处可见的大树叶? 只是被仙佛随手折成纸鹤,就成为了具有灵性的宝物。
    作为沟通世界本源的伟大存在,仙佛们果然深不可测!
    潘龙用手指轻轻点了点纸鹤,又试着输入真气,很快? 纸鹤上的灵机就旺盛了起来。
    “阿龙,你有事找我?”毕灵空的声音传来。
    “老师? 我偶然发现了几块很特别的矿石。”潘龙将奥金的情况介绍了一番,最后问? “这东西如此坚固,您有办法把它炼制成一件兵器吗?”
    毕灵空笑了几声? 笑声之中明显有好奇之意。
    “好吧? 我过去看看。”
    话音刚落? 那纸鹤就飞到了旁边,拍着翅膀在空中旋转了几圈,最后猛地燃烧起来,伴随着火焰,化成了一只乌鸦的形状。
    这乌鸦左右看了看,然后翅膀一收,朝着地上落去,顷刻间变成了毕灵空的模样。
    “老师,您这是……身外化身?”潘龙本以为老师会直接撕裂空间过来,却不料她施展了身外化身之术,忍不住问。
    他以前可从来没见毕灵空施展过这个神通。
    毕灵空笑着说:“我是妖神的时候,化身的力量有限,所以一般懒得用。但现在我修成仙佛,化身的力量也足够强大了。很多事情,直接分一个化身就能解决——哈哈,很方便吧!”
    潘龙连连点头。
    要是他前世也会化身之术,也不需要化身拥有强大的力量,只要能够操纵游戏设备,就可以一个人下组队副本了。
    哼!到时候他就一个人玩,才不理睬那些嫌弃他年纪大了反应慢的小混账们!
    倒退一百年,他可也是王者级的精英玩家,那时候这群小家伙只配被他吊打!
    将这些已经没什么意义的思绪扔到爪哇国,潘龙拿出了那几块犹如根须一样的奥金。
    毕灵空接过一块,随手捏了一下,然后脸上顿时就露出了饶有兴趣的模样。
    她原本对这东西只是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一百八十九章、这也太硬了吧![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