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实力很强,这点是良逸和苏幼仪也不得不承认的。

毕竟是九灵元圣倾尽力培养出来的弟子,并且还是曾经妖中顶尖大族青丘一族的传人,一旦踏入到第七境,那将不会输给任何一个超级势力的首席。

可不想让月白参与到这种事与她的实力无关,只是单纯的出于关心。

毕竟这次要对付的对手极为难缠,在良逸和苏幼仪还未到第七境的时候就已经数次对他们造成了生命威胁。

但月白自然明白这次情况的危险程度,这才想要让自己尽量进入第七境,来让自己能够参与其中以便能够帮助良逸与苏幼仪。

这就像苏幼仪修道本就是为了保护良逸一样,月白的最初的修行目的也只是为了能够跟上良逸哥哥与幼仪姐姐的步伐,能够帮上他们两人罢了。

“那就加把劲吧···”

良逸看懂了月白眼神中充斥着的倔强,无奈之下只能笑着揉了揉月白柔软的脑袋并且鼓励道。

既然师兄都没有阻拦,苏幼仪自然不会出声反对。

不过是一些危险罢了,只要她的长剑够锋利,那么不管是师兄还是月白,她都可以保护他们!

晚亭归倒是不在意,这是别人的家事,她又不能决定什么。不过如果到时候多一个月白的话,那成功率还能提高不少。

“所以我们现在有一周的准备时间?”

良逸安抚了月白过后这才抬头看向晚亭归,七天时间拿来准备的后的确是足够了。

“没错,等到七天之后我会派人来营地通知你们,你们别到处乱跑就好。”

晚亭归点头应道,这个计划她早已经准备周详,如今只是需要实施罢了。

“既然能够埋伏他,为什么不你们不自己动手?”

苏幼仪此时突然开口询问到。

她记得晚亭归身边应该至少是有两个第八境巅峰或者大圆满的修士的,一个玄武使,一个是上次见到跟在她身边的老妇人。

两人合力之下对付一个重伤且实力跌落到第八境初期的白虎使,应该不难吧?又何必非要拉他们过去助战。

“唉···你以为我不想吗?每个修士随着境界的提高,偶尔都会对危险有一种冥冥之中的感知,这个你们知道吧?”

晚亭归叹了口气,有些苦恼的揉了揉额头。

“嗯。”

苏幼仪点点头,这个冥冥之中的感知她也曾有过,自然不陌生。

“白虎使那家伙因为有着白虎权柄的缘故,对杀气与危险的感知更是极为感知,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感知了,甚至已经涉及到了法则的力量。”

晚亭归也不是没试过依靠自己的人手埋伏那家伙一波,但根据玄武使所说,有着白虎之灵的权柄存在,即便只是布置陷阱,白虎使都能感应到危险的存在并且直接远遁。

她也是无可奈何之下,这才放弃了埋伏的计划。

不过在后来得到一件法宝之后,晚亭归这才重新兴起了心思。

“避天玄道符,上个纪元卜天宗赫赫有名的道符之一。”

晚亭归继续从戒指里翻呀翻,最终拿出来一张通体淡青色的道符。

以青空无欲神木制作而成的道符载体,陨星无垢磨作为书写材料,最终由卜天道的高人以心血绘制,最终形成。

良逸神色古怪的看着晚亭归从戒指里拿出一件又一件早已失落的宝物,这种即时感好强,让他想到了前世某个蓝胖子。

感觉晚亭归圣女逼格都保不住了,在良逸心里已经逐渐变成了多宝圣女。

“怎么了?”

晚亭归突然发现良逸看向她的眼光有些奇怪,不由得纳闷的问道。

“没···没事,就是感觉你拿出来的东西都是早已失落很久的宝物,也难得你能找到。”

良逸笑着摆摆手,随口找了个理由。

“我掌握着噬灵教之前在玄机大陆的所有情报,秘境地点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只不过之前懒得去找而已。”

晚亭归双指捏着青色道符,毫不在意的挥了挥。

“这张道符的作用就是用来蒙蔽天机,能够保证让白虎使那个奇特的灵感失效。但能隐蔽的境界也只能限制在第八境以下,人数也不能太多,所以我才来找你们。”

良逸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顺便将目光悄悄投向了橘大爷,这事他才是权威发言人。

橘大爷明白良逸的意思,打量了几下那张道符之后便冲着良逸点点头,这张道符的确能够有限的蒙蔽天机。

白虎的那个奇特感知橘大爷自然清楚其中道理,简单地说就是借助法则力量来模糊的连接到法则背后的天道,进而有选择性的找寻对自己有危险的事情。

天道监测天地万物,天道知道了,那么白虎就知道了。

而这张道符本就是为了对付那些借助冥冥法则进行感知的修士,将他们变成瞎子丝毫不成问题。

“那就没问题了,如果这一周不会有战争爆发的话,那我们应该一直都会待在这里。”

得到橘大爷的确认之后,良逸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说道。

“放心吧,不单单是这个中央战场,五个战场在这一周应该都不会有大规模战争爆发了。”

晚亭归优雅的收起符咒,一脸自信的说道。

“嗯?这是为何?”

良逸楞了一下,他可没从江扶风那里有听到过类似的消息。

“深渊那边出了点状况,怕是有些自顾不暇,所以我才会趁此机会选择动手。”

晚亭归手端清茶,对这良逸和苏幼仪神秘一笑、

“具体的我没办法告诉你们,虽然我可以在行动上不受深渊约束,但在某些事情上依旧被深渊限制,而没办法太详细的和你们说明。”

晚亭归的话让还想问个明白的良逸打消了自己的想法,只能无奈作罢。

“对了,你之前伪装成为深渊修士的方法,是独有的,还是说其他修士也能够使用的?”

想到之前晚亭归能够蒙骗司飞航与岑子安,装作深渊修士混入到他们的队伍中,良逸对这个方法就无比感兴趣。

一旁的苏幼仪和月白和也一脸好奇的看向晚亭归,她们也很想知道。

橘大爷此时悄悄支起了耳朵,这件事就连他也没想明白。

“唔···这个啊···”

晚亭归放下茶杯,神色淡定,对于良逸问到这个问题她自然是有所准备。

“这个方法也不是说很难,但限制还是有的,至少你们现在应该是用不了。”

“那还挺可惜的。”

听到晚亭归的回答,良逸神色遗憾,没办法给其他人用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现在不能用?那么意思是之后可以了?”

苏幼仪倒是注意到了晚亭归的说法。

“这个方法也是我找谪仙前辈帮忙的原因所在,如果谪仙前辈有办法的话那你们也可以试试,如果连谪仙前辈也不行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晚亭归换了个姿势,对苏幼仪摊了摊手。

良逸和苏幼仪对视一眼,心中有了决断。

“行吧,我帮你传讯一下我师父。”

虽然良逸也有些搞不懂晚亭归为什么会找自家师父,不过看晚亭归认真的样子,应当是什么重要的事。

良逸拿出临走之前师父交给他的一枚剑形翠玉,将一缕剑意缓缓注入其中。

剑意刺激下的剑玉光辉照亮了庭院,浑身变得剔透晶莹,良逸甚至还能看到剑玉内部的点点荧光。

良逸随手将其掷出,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

只见脱离了良逸手心的剑玉滴溜溜旋转着悬停在了院子中,白色光辉不断加强,最终遮蔽了所有人的眼帘。

“怎么这么快就用上这块玉了?”

等到光芒散去,一到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陈华有些纳闷,自家徒弟这才走了几天,怎么就开始呼唤他了?以前大半年都不见一次,这次难不成几天就想他这个师父了?

“不是我俩,有其它人找你!”

对上陈华疑惑的目光,良逸耸耸肩,指了指一旁一脸尊敬的晚亭归。

“晚辈晚亭归,见过谪仙前辈。”

晚亭归微微低头,欠身问候道。

“嗯?”

陈华眉头轻挑,他竟然从这个人身上察觉到了一丝熟悉感,而熟悉感的来源竟然是···

“你是天岸雨的女儿?”

到了陈华这个境界,血脉渊源在他眼里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

“谪仙前辈慧眼如炬。”

晚亭归自然知道瞒不过陈华,内心没有丝毫惊讶。

陈华上下打量了一番晚亭归,与噬灵教圣女有联系这件事他倒是从未听徒弟提起过。

“我与你父亲的关系,你应该知道吧?”

陈华面色古怪,他可是三两次差点把天岸雨给干掉的人,说是生死大仇都是轻了的,这仇人家的女儿怎么还送上门了。

“知道。”

晚亭归神色淡然,这件事她自然是知道的,甚至当她知道天岸雨没死之后还偷偷可惜过呢。

陈华悄无声息的撇了一眼良逸,发现那小子比划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

“你即将能够出现在这,证明良逸对你还是有一定信任的,我自然也不会做那些小肚鸡肠的事。”

反正来都来了,陈华也不在乎自家徒弟和这女子是什么关系了,也不在乎这小辈是不是来寻仇的。

“那么说说吧,你找我是所谓何事?”

陈华落座,轻笑着点头接过月白捧上的清茶后,这才含笑看向晚亭归。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就是为什么良逸主动找他的理由所在了。

“请前辈过目!”

在良逸憋笑的表情下,晚亭归再一次从从她的百宝小戒指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纯黑色玉筒递给陈华。

“哦?”

陈华掂了掂手中很是有分量的玉筒,没有察觉到任何危险。

“功法玉筒?噬灵经?”

依稀察觉到玉筒内的熟悉气息,陈华愣了一下。

“是的,正是噬灵教的根本功法,噬灵经。”

晚亭归点头承认,神色严肃。

“我这次想请前辈帮忙改进一下这们功法!”

“改进功法?”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都愣住了。

良逸面色很是古怪,噬灵教的圣女拿着噬灵教的根本功法跑到生死大敌面前请求他帮忙改进功法?

啊这···

良逸人傻了?这晚亭归是什么操作,他怎么就看不懂呢?

苏幼仪和月白也是一脸呆懵,完搞不懂晚亭归此举的用意所在。

“看起来真的是噬灵教的核心功法啊···竟然还有上个版本的?”

陈华简单看过之后发现,这里边除了有一版他之前就已经了解过一部分的噬灵经之外,还有一本看上去是改良之前的《魔灵经》。

“最新的这个是天岸雨改进的?”

“嗯,如今噬灵教上下学的都是这一功法。”晚亭归应道。

陈华饶有兴趣的翻看着两个版本的功法,越看越是惊讶于天岸雨的天纵奇才。

噬灵教前身是魔灵教这件事几乎是人尽皆知了,但魔灵教的根本功法被天岸雨改进成了噬灵经这件事知道的人却不是很多。

陈华之前观阅过噬灵经的部分残缺版本,管中窥豹之下也能看出噬灵经的强悍之处,如今完整版与初代版放在他眼前才发觉,这个天岸雨真的天才。

虽然实力也就一般般吧,要不是跑的快早被他打死了,但这个对于功法的改进思路来说却着实让陈华有些惊艳。

也幸亏这话没让天岸雨听到,要不然指不定被气成什么样呢。

陈华详细的对比一下那个魔灵经,虽然品级差不多,但从精细程度上来讲,噬灵经甩了上个版本几条街。

“你就不怕我从这噬灵经里边研究出怎么克制你们噬灵教之人的手段?”

陈华气势一变,突然有些霸道,如山岳一般压向晚亭归。

“我相信前辈的为人,所以才找的是您。”

晚亭归神色坦然,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所以你想让我怎么改进这个?”

陈华呵呵一笑,收敛了气势。

良逸和苏幼仪齐刷刷翻了个白眼,师父吓唬人的恶趣味还是没变。

面对着这个精妙的噬灵经,陈华此时是真的提起兴趣了,他倒是想听听这小辈怎么会说。

“不过事先说好,略微的改动我应该没问题,但想要想魔灵经改为噬灵经这样,那我就没那么大本事了。”

“自然不会为难谪仙前辈。”

晚亭归听懂了陈华言语中的同意意思后,急忙摆摆手,神色有些兴奋。

“我的目的很简单,想要请前辈摘除噬灵经之中对修行这门功法的修士施加的一条限制。”

“什么限制?”

“噬灵教修士不能对深渊之人出手。”

晚亭归神色认真,这就是她找谪仙的目的所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五百一十七章:噬灵经的限制[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