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东跟彭文隆通完一个电话后,放下手里的茶杯,揉着太阳穴思考起了安壤那边的事情,虽然他现在已经把事情推给了林天驰,但作为三合集团的负责人,自然不能上嘴唇一碰一下嘴唇,什么事都不去考虑。
    彭文隆能突兀间跟杨东张嘴,说明他那边的确是遇见难题了,但是反而言之,杨东这边的担子也不轻,目前呼市的孝信分厂建设,已经迫在眉睫,而且赵茂华更是把该打通的关系都疏通好了,所以这个事绝对不能搁置。
    现在分厂的资金还没凑齐,安壤那边又再度出现了资金缺口,而彭文隆既然开口说话了,杨东也不可能拿一两千万过去糊弄事,如此一来,三合集团目前面临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巨大的资金缺口。
    “哗啦!”
    杨东琢磨着这件事,感觉略微有些头疼,打开茶几的抽屉,把常备的止痛药倒出来了几颗,扔进嘴里轻轻咀嚼着,虽然这种事让杨东压力倍增,但他心里也很清楚,这就是往上走的代价。
    “咣当!”
    就在杨东琢磨着从哪能凑出来这么大一笔资金的时候,办公室的房门被推开,随后黄硕手里攥着一根在街边小摊买来的烤肠,迈着四方步走进了屋内:“哥,找我?”
    “啊,怎么样,那边的事都处理好了吗?”杨东看见黄硕来了,也就收回思绪,开口问道。
    “这点小事不用操心,全都办完了!”黄硕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在建P那边办事的人,受伤的都安顿好了,最严重的也就是一个胳膊骨裂,问题不大!”
    “在拐子崖替我挡了一枪的那个小伙儿呢?”杨东再问。
    “他也没啥大事,子弹没伤到骨头,不过得静养一段时间!”黄硕顿了一下:“人安顿在找的私人医院里了,医药费也都交齐了!”
    “抽空跟天驰打个招呼,等他出院以后,在拆车厂或者酒厂给他安排个职务,既然替我挡了一枪,总不能让他白流血!”杨东简单了解了一下这件事,接着话锋一转道:“告诉腾翔他们,让所有人都准备一下,明天大家去外地一趟!”
    “还出门?去哪啊!”黄硕眨着眼睛问道。
    “G肃!”
    “G肃?是不是放心不下小波那件事,要过去托着点他啊!”黄硕听见这个地点,呲牙一乐。
    “是不该问的少问!抓紧安排吧,尽量把人散开一点,而且也别在同一时间走!”杨东继续吩咐了一句。
    “好,那我知道了!”
    ……
    黄硕在集团离开后,打了一圈电话,最终跟腾翔、小蔡、大河、二河、刘占几人聚在了市内的一家火锅店里,吃着火锅聊起了天。
    “这卡们拿着,各自分一下吧,都是原始密码,里面的钱数也是固定的,每个人十万!”黄硕在兜里掏出一叠银行卡,给几人分了下去:“尽快取出来,财务一星期之后就把这批卡注销了!”
    “呦,这是啥意思?发奖金了啊!”刘占接过黄硕递来的银行卡,登时呲牙一乐。
    “东哥说了,这次去矿区那边办事,大家都没少出力,这钱算是辛苦费,还有接下来的路费!”黄硕一边给众人分银行卡,一边解释了一下。
    “路费?啥路费啊?”脖子上裹着一圈绷带的大河斜眼发问。
    “明天一早,咱们各自离开沈Y,最多两人一组,不管用什么路线,总之要在两天之内,赶到G肃会N县集合!”黄硕按照杨东的意思,只说了一个大概,并没有提具体要做的事情。
    “不是吧!咱们这才刚到家,又要走啊?”二河听见这话,脸上登时浮起了浓浓的无奈:“能请假不?”
    “说呢?”黄硕反问。
    “我说那肯定是不行呗!我也真服了,整天钱不少赚,但是这也没地方花啊!我刚才还想着要带刘雨慧去外地旅个游啥的呢!这一下又白扯了!”二河攥着手里的银行卡,相当无语。
    “大家都挺乐呵的!能不能别提刘雨慧啊?”大河听见这话,明显的有点要急眼。
    “我自己的钱,自己的媳妇,我凭啥不能提?”二河梗着脖子犟了一句。
    “去大爷的!给我滚,别在我这坐着,离我远点!刘占,咱俩换个地方!”大河急赤白脸的站起了身。
    “硕哥,东哥说没说,咱们去G肃,是要干啥呢?”刘占在起身跟黄硕换位置的同时,盯着黄硕问了一句。
    “他没说,我也没太细问,好像因为汤正棉的老家是那边的,咱们这次过去,也是为了帮他办一件事,不过具体的,得到了那边听老汤的指示,我问来着,但是我哥没说!”黄硕摇头。
    “帮汤正棉办事?那东哥不去啊?”大河也抬起了头。
    “这话说的,看见谁家员工有事,老板第一个往上冲的!他今天晚上就出发去呼市那边谈分厂的事了!”黄硕再度摇头。
    “在外面飘了十多天了,好不容易回家,这又该走了!这么着吧,今天晚上我安排,咱们吃喝玩乐嫖一条龙,算我的!”大河攥着手里的银行卡招呼了一句。
    “哎!那咱们去清韵洗浴呗!我听说那是新开的,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一三零四章 暗巷中拨出的一个电话[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