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奎星官,别走,是吾儿啊……”

……

“韩升,先别忙走,不会忘了为父吧……”

……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只要能完成任务,因果算个毛啊!

多认一些儿子,总能寻到一些贪利之辈,一些忠孝之人,有他们在,剩下的一帮不孝子就不足为虑……

至于天庭会乱?

开什么玩笑,成了自己儿子,就当不得天庭的官了吗?

他离开之后,可能会乱上一阵子,但所有人终将会习惯的!

被观音菩萨关进玉净瓶的那一刻,李沐就明白,他在这个世界,需要筹码,需要话语权,而获得这些东西最快捷的途径,就是认爹这个技能了!

当他顾虑太多的时候,就是处处掣肘的时候。

只有让别人顾虑,让别人掣肘、为难,不得不权衡利弊,才是一个优秀的圆梦师。

……

“大哥,我大概明白老君为什么会躲出去了!”银童子怅然道。

“是啊!爹太过分了,我要有这样一个朋友,估计也会和他绝交的。”自从来到斗部之后,金童子整个人就不在状态了,“如果在下界,爹也有这么多儿子,多少仙丹也不够分啊!”

“们想的太简单了。”青牛不屑的扫了他们一眼,叹道,“们两个还看不明白咱们这个父亲的野心吗?他另辟蹊径,暗戳戳的经营了几十万年,硬是用自己的孩子,把天庭给架空了啊!最可怕的是,老爹暗中做了这么多事,经历了龙凤大劫,封神之战,玉帝和老君那些在天庭布局的圣人,谁都没有发现,这足以证明咱们这个爹有多恐怖了。”

“……”金童银童对视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里的震惊,那个修为低下,处处留情的爹有这么大的野心吗?

难道他还想篡位,当玉帝不成?

两个小童子小心脏砰砰砰跳得飞快,有些事就不能往细了想。

细思极恐!

……

“苏兄,也是他的儿子?”贪狼星鄂顺一脸诧异的看向了破军星苏全忠。

“我也没想到,我就来看个热闹,我一直以为全家都死了呢!”破军星语无伦次,“谁知道,竟多出了一个名声如此不堪的父亲,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随大流就是了,洪荒播种人的儿子又不是只有我两个,我估摸着斗部今天要完……”贪狼星抱着胳膊冷笑道。

……

“令堂怎么死的?”丧门星凑到了驿马星的身旁,问道。

“据说是生我的时候难产死的……”驿马星道。

“巧了,我也是。”丧门星目光直勾勾的看向了李小白的方向,冷声道。

“雷兄,节哀!”驿马星道。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母亲都不一定转世多少次了,我早没有多少哀痛之情了。我的意思是,不觉得太巧了吗?”丧门星道,“咱们的父亲从洪荒至今,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月,见一个爱一个,却从不教家人修行,我母亲难产之时,也不出力救助,风兄,不觉得咱们的父亲很冷血吗?”

“……”驿马星皱眉,“可他终究是我们的父亲啊!”

“如此滥情却又冷血的父亲,我是不愿意承认的。”丧门星沉默了片刻,道。

“我们还能去杀了他不成?”驿马星脸色一变,压低了声音,“老君的金银童子,二十八宿,二郎神都是他的子嗣,这般情况,我们若是对他出手,怕是万劫不复了!而且,他终究赋予了我们血脉……”

“一个从洪荒诞生,几十万年都没出事的老家伙,还想杀了他,做梦呢?”丧门星道。

“那是什么意思?”驿马星问。

“阳奉阴违。”丧门星叹了一声,眯眼看着李小白的侧影,“咱们家老子几十万年没有动静,今天突然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我总觉得他在搞什么阴谋,我沉下心来,且不要轻举妄动,先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再说,当然,也看看咱们的陛下怎么处置……”

“雷兄教训的是。”驿马星道。

……

斗姆元君府。

“圣母,乱了,全乱了,那洪荒播种人不知为何突然出现在了天庭,来斗部大肆认亲,您再不出面,怕是斗部就没了。”紫薇帝君慌里慌张的向斗姆元君汇报下面的情况。

“帝君,慌什么?认亲归认亲,还能乱了天庭的章程不成?”斗姆元君说着话,不急不缓的道。

“圣母,怕是还真能乱了章程。”紫薇帝君看了眼斗姆元君,焦急的道,“二十八宿一个没跑掉,全成了他儿子,九耀星去了七人,七个人都是他的子嗣,地煞星折了近乎三分之一,天罡星少了一半,五斗群星的星官至少三分之一都是他李家的子嗣,剩下还有很多没到场的,不知道还有多少是他的孩子,单单现在这数目,只要他一声令下,也足以让斗部众神伤筋动骨了……”

“……”斗姆元君再也保持不了淡定了,豁然站了起来,“说的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谁都知道那洪荒播种人声名狼藉。”紫薇帝君苦着脸道,“但没人能料到,在圣人争夺天下气运之时,他竟能瞒天过海,无声无息的做下了这般大事,还把他的子女都送入天庭,成了正神,而且无一人作假,全都是真的……”

“都是真的,确信?”斗姆元君似是听到了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瞠目结舌。

“若是有假,诸仙官又怎会没有一个跳出来指责他的?”紫薇帝君道。

“都是真的?怎么可能?斗部星官都是上了封神榜的英灵,他又是怎么瞒过圣人的耳目,成为他们父亲的?如果封神榜上都是他孩子,那当初圣人的谋划岂不是一个笑话?”斗姆元君颓然坐在了椅子上,百思不得其解。

好半晌,她缓过神来,但脸色已然苍白的可怕。

阴谋!

这绝对是个阴谋!

斗姆元君有些慌,她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封神榜什么的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如今,她是北极紫气之尊永坐坎宫斗母正神,号令周天星斗,节制斗部众神。如果诸天星官都是洪荒播种人的子嗣,将来那些星官听谁的?

遇到大事,是听她这个主管的命令?还是听他们亲爹的?

斗姆元君问:“玉帝知道了吗?”

“肯定知道了,斗部的事情闹得很大。”紫薇帝君苦着脸道,“圣母,我们要想个对策才是,我怀疑那洪荒播种人是来天庭闹事的!”

“我自然知道。”斗姆元君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走,随我去看看。”

忽然。

她猛地一颤,看向了紫薇帝君,谨慎的问:“帝君,的身世没问题吧?”

“我父乃西伯侯姬昌,每一个人都知道,做不得假的。”紫微大帝愣了一下,摇了摇头,但他的目光闪烁,言语之间,似乎没那么确信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672 天庭·乱[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