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一个个这样看着我干嘛?”江小石一脸懵逼的问。
    “你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没看见你这步棋放在什么位置吗?”
    鹿纯儿本来双手捂住眼睛不敢看,这时左手依然捂住眼睛,右手指着棋盘上江小石刚刚放下的那颗黑子。
    一边说还一边跺脚。
    难道江小石的那一招……
    不但辣眼睛,
    还辣脚吗?
    “不就是把黑子放在二路线上,表达了我对仙尊极大的最大限度的敬意,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江小石摸着后脑勺很委屈。
    “咳咳……
    你,咳咳……”
    陆长风指着江小石一阵咳嗽,不知道是该发火,还是感动?
    “开局棋子下在二路,效率极差,从古至今都没有人下过,你是第一个,你牛!
    你为了拍我师父的马屁,连这样自杀的招式都用出来了,干脆别下了,直接把斩仙葫芦还给我师父不就得了?”
    鹿纯儿这时在江小石的身后转来转去,背着小手从左边转到右边,就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江小石。
    “你在干嘛?”
    江小石莫名其妙。
    “看你挖空心思想讨好我师父的份上,干脆拜我师父为师,还下什么下啊?
    这样呢,我也多了一个师弟,以后不会太无聊了,你看怎样?”
    鹿纯儿睁大眼睛凑近江小石问。
    “噗……”
    陆长风一口老血终于喷了出来!
    “傻徒儿啊!
    人家是故意那样下来气师父我的,你还以为人家是为了表达最高的敬意吗?
    那是最大的侮辱啊!
    这样的人做我徒弟?早晚得被他气死!
    不,被你们两个人气死!”
    忽帝一脸关切的问:
    “老哥你这是咋了?下个围棋而已,还会吐血三升?
    要不你先呆一边歇会,我来帮你下一盘?”
    “去去去!老夫人参吃多了血气过旺吐一点出来不行啊!”
    陆长风一巴掌推开忽帝凑过来的大脸盘,然后目光凌厉的盯着江小石:
    “你确定下在二路了?老夫允许你悔棋三次!”
    江小石为难的摸摸后脑勺说:
    “这……
    虽然在下棋艺不精,也知道落子无悔的道理。
    仙尊大人,这手棋不是没有人下过,我飞升过来之前的那个星球,很流行开局下二路的呢!”
    “噗……”
    陆长风又差点吐血三升。
    “居然还有如此奇葩的星球人?
    简直就是对神圣的围棋艺术的玷污嘛!
    以后有机会去那个星球看看,如果真如江小石所说的那样,老夫不介意把它捏爆!”
    如此一想,
    陆长风忍住心中的愤怒,在棋盘上重重的拍下一颗白子。
    江小石开局下在二路,
    为什么陆长风被气到吐血?
    因为下在二路等于一手真正的废棋,比下在天元上还要废。
    开局三步棋,江小石第一步下在天元,第三步下在二路,这分明是对仙尊的大不敬,陆长风能不生气吗?
    莫说二路,
    就是下在三路,
    都有人嫌弃。
    宇宙流大师武宫正树曾经说过:
    “布局的时候棋子放在三路上,感觉好像从棋盘上掉下去一样。
    所以我一般下在星位上,面朝星空,局面才广阔。”
    但是,
    江小石有自己的道理:
    “下二路咋了?
    我们现代围棋讲究实实在在的利益,不追求什么华丽的宇宙流啊太空流之类的虚幻的理想。
    稳扎稳打,彻底的追求现实的利益,这一方面棒子国棋手做得最彻底,他们发明了地沟流。”
    “地沟流”不是“地沟油”哦!
    意思有点接近。
    地沟流布局阶段下二路的虽然不多,但是不是没有。
    “地沟流发扬老鼠偷油的风格,采用小刀割肉的战术,一点一点的获取利益,不求大富大贵,最后能够赢半子就行。
    陆仙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现代化的围棋!”
    “啪!”
    江小石一颗黑子,重重的拍在陆长风那颗小目白子的旁边。
    这一招叫做“一间低挂”。
    陆长风见江小石主动出击,立即来个“二间高夹”。
    这些围棋术语会有人不明白,没关系,旁边不是还有两个“”解说员”嘛!
    忽帝:“二间高夹虽然没有一间夹击那么严厉,但是变化复杂,江小石毕竟年轻,搞不好就会上当。”
    鹿纯儿:“那就看江小石怎么选择了。
    他可选择简单避战的招数,比如跳出来,或者大跳也行。
    嗯?纳尼!”
    鹿纯儿当然不会懂鸟语“纳尼”,但是发音差不多,其实说的是“那里?”
    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189章 大斜千变(求订阅月票)[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