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二人格的“蛊惑”下,已经濒临绝境的刘鑫就像是一个输红了眼睛,准备做最后一搏的赌徒一样,做出了他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他劈开了他父亲的头颅!
    而且身为法医的他心里非常清楚,头骨是一个人身体最坚硬的骨头之一,所以他此刻也不敢有任何的迟疑,一下又一下疯狂的劈砍着刘青的脑袋,甚至已经不再敢去想其他的事情,脑海中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念头——劈开他,找钥匙!
    一下!
    两下!
    三下……
    很快,泪流满面,双眼血红,如同疯魔一般的刘鑫终于劈开了刘青的头颅,并见到了那把钥匙!
    可是……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看着那被泡在一个小型器皿里面,已经被器皿中液体融化了大半的钥匙碎片,刘鑫彻底疯了!
    钥匙的确是在他父亲的头颅里面,可事情却完全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哦,忘记告诉了,为了提升游戏的趣味性,我在他脑袋里面装了一管酸液,然后把钥匙泡在了酸液里面,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看着刘鑫那彻底疯狂的摸样,第二人格如同恶魔一般的笑了起来:“不过我也提醒了啊,只有五分钟的时间……这个五分钟,是指钥匙被彻底溶解的时间,看这不还剩下一点嘛。”
    说到这里,第二人格笑了笑,道:“对了,现在可不是生气的时候……快点跟妈说上最后一句话,好好告别吧,还剩下……7、6、5……”
    “妈!”
    听到第二人格的话,刘鑫疯了一般冲到了他“妈妈”的身边,奋力的撕扯着那下颚撕裂器,企图将其取下来。
    然而怎么可能取得下来!
    咔哒!
    轰!
    终于,当第二人格倒计时数到最后一秒的瞬间,下颚撕裂器被启动了!
    伴随着一声机括轻响,那下颚撕裂器猛地合拢,最终在一阵剧烈的轰鸣声中彻底撕碎了刘鑫“母亲”的下颚,其中蕴含的力量也击碎了她的灵魂!
    仅仅几分钟的时间,刘鑫的父母便眼睁睁地死在了他的面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着惨死的父母,刘鑫彻底疯了,他如同一个受伤的野兽一般发出了凄厉的惨叫,然后不顾一切的点燃自己的神魂和力量,企图引爆自己,哪怕他知道这么做也未必能伤到第二人格,但这却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
    或许,他只是在求死,求一个解脱!
    可第二人格怎么会让他轻易解脱!
    “别着急啊,再给一个惊喜!”
    只见就在此刻,第二人格突然打了个响指,这手术室一般的领域便烟消云散,而刘鑫的力量也恢复如初。
    只是还没等刘鑫豁出一切跟第二人格拼命,第二人格便已经指着他的身后,道:“看看后面……有惊喜哦!”
    “鑫儿!”
    “儿子!”
    与此同时,熟悉的声音从刘鑫背后响起,让他如同中了定身术一般浑身一颤,然后僵硬的转头向后望去。
    在那里,是他完好无损的父母!
    他父母竟然没死!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他们没死,刚刚死的只不过是我弄出来的两个替身而已。”
    看着刘鑫那难以置信的样子,第二人格咧嘴一笑,道:“我说过,那只是一个好玩的游戏而已。”
    但是还没等刘鑫露出喜悦和放松之色,第二人格的声音却再度如同恶魔一般响起:“现在……才是真格的!”
    下一刻,刘鑫的父母竟再度出现在了第二人格的身边,而他的母亲又一次带上了下颚撕裂器——一切就跟之前一样!
    “这一次……不会再弄错了吧?”
    第二人格邪恶一笑:“不过……猜我会不会继续把钥匙放在爸的脑袋里?”
    “不……不要!”
    “我认输了,求求……”
    大悲大喜,大起大落,情绪上的疯狂冲击,让刘鑫彻底失去了反抗第二人格的勇气,他跪倒在地,如同一条狗一样将头用力的磕在地上,哭泣道:“杀了我吧,或者让我做任何事情都行……只要别再伤害他们,别再这么折磨我了……求求,求求……”
    “这才是个好孩子嘛!”
    看到这一幕,第二人格满意的笑了笑,随后浑身黑雾涌现,而那些黑雾也疯狂的融入到了刘鑫的体内。
    很快,已经被彻底攻破心防,甚至不敢有半分反抗的刘鑫渐渐被黑雾所吞噬,双眼也变得一片漆黑,眼中不再有任何波澜,恍若一具没有感情的极其。
    这一刻,他已经被第二人格以七怨控神诀给彻底控制了!
    “嘿嘿,这才好玩啊!”
    彻底控制了刘鑫,第二人格满意的笑了起来。
    他恨极了黄裳,也恨极了黄裳身边的所有人,若不是他只是想用刘鑫牵制和对付黄裳,实际上心中对于黄裳还是充满了阴影和忌惮,不敢将事情做得太绝的话,他此刻连刘鑫的父母都不会留下。
    不过……那家伙的母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2750 崩溃,控制![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