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当初他知道苏柔的事之后,因为不确定自己一个人的能力,能将苏柔绳之以法,所以他才提出要跟苏柔共同监政。
    一方面牵制住苏柔,让她没办法,真的把朝堂变成她的一言堂,一方面是想通过这种办法拖延时间,获取苏煜的信任。
    如果不是苏煜在皇陵的这段时间,苏柔再次跟南洲的人联络,还听信宫羽鸣的话将苏煜困在皇陵中,苏煜也不会这么轻易相信城阳王的话。
    弑君杀父,还有勾结外人卖国之嫌,苏柔这下是怎么都跑不掉了。
    “以防万一,我们先回宫。”苏煜这段时间也是经历了太多事,已经逐渐成长了起来,下命令的时候,身上已经有了上位者的沉稳和威严。
    苏城阳回头看了苏绵一眼,现在显然不是打招呼的时候,就只简单对苏绵行了个礼。
    一群人很快进了城,苏柔早就知道计划败露的事了。
    身边的人还在劝她:“长公主我们先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现在不是跟他们硬碰硬的时候,公主你有才华也有能力,就算离开了北元,也肯定还有机会给你大展宏图,何必在这里困死?不如趁现在他们还没有进来,我们赶紧离开吗?”
    苏柔身上披着一件红色的披风,懒洋洋地坐在软塌上,手中端着一个酒杯,就被倾斜着,杯中的酒已经被她喝完了。
    她眼神有些空洞,听到身边的人说话才勉强回过神来。
    愿寝宫外面乱糟糟的,很多人已经试图收拾行李赶紧躲,灵月那个死丫头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一刻,苏柔深切地感觉到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
    明明她费尽千辛万苦,才拥有了如今的一切,可因为苏绵回来了……现在,一切都没了,都毁了。
    她突然暴躁起来,将手中的杯子狠狠朝着地上砸过去,厉声道:“滚,都给本宫滚,一群没良心的狗东西,当初巴结本宫的时候,一个二个热情得仿佛本宫是他们的再生父母,如今都都恨不得部跟本宫撇清关系了。”
    人性一向是如此的,就连苏柔自己也是这种人。
    可她实在有些接受不了这种事发生在她身上,明天她应该是万众瞩目,万人敬仰的公主。
    可凭什么她从一出生开始就被人忽视,如今好不容易爬上来了,还有这么多人等着把她拉下来。
    她不会轻易认输的,她也不会像条丧家之犬一样东躲西藏。
    下面的人被她吓得不轻,有一个宫女没忍住,抱着自己包袱跑到门口,嘟囔了一句:“都这种时候了还神奇什么?皇上都从皇陵出来了,如今正往宫里赶呢,我们现在不跑,难不成还留下来给你收尸吗?”
    苏煜也从皇陵出来了?
    苏柔眼神变了变,重重地喘了一口气。
    外面有个人冲进来,一脚踹在那个宫女肚子上:“闭嘴,你这个贱人,公主也是你敢随意怠慢的。”
    说罢,抽出佩剑当场就把那准备跑路的宫女杀了。
    进来的人,是杨敬。
    这种时候,一向最是贪生怕死的人,居然没有跑。
    苏柔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对那个刚刚死去的宫女视若无睹,只是问杨敬:“你怎么没有走,你没听见她说的吗?皇上已经回来了,苏绵也知道本宫做过的那些事了,如今本宫是众矢之的,已经没有任何指望了,你现在跟他们赶紧离开,或许还能留得一命。”
    她从来不相信有人会真心为她效忠,毕竟一直以来,那都是以威逼利诱强迫别人为她办事,只是这个杨敬是什么时候开始帮她的,时间太久远了,她都有些不记得了。
    反正总归都是会离开她的人,她从来不费心去记这些,有用的就留下,没用的就杀了,这一贯是她的风格。
    w.com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六百一十四章不愿东躲西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