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o
    苏绵脸色有些不好看,这样都让人跑了,往后只怕这宫羽鸣还要作妖,只怕会防不胜防。
    顾知行扶着苏绵的肩膀,安抚了一句:“没事,让他走,现在眼下最要紧的,是解决北元内部的事。”
    苏绵也知道眼下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没管宫羽鸣就,转头去看苏煜,可是苏煜明显不甚在意她,眼神都没落在苏绵身上。
    苏绵想跟他说话:“皇上……”
    可是她刚刚开了口,苏煜立刻就转开了视线,吩咐手下的人:“来人,你们先把刚刚抓的这几个人部扭送进大牢里,其余人速速跟朕去城南跟王爷的人马汇合。”
    苏绵怔了一下,脸色有些苍白。
    人群开始行动了起来,苏煜根本没从马上下来,直接就准备走了。
    苏绵沉了沉脸色,直接冲了出去,拦住顾城白的手臂,厉声道:“皇上,我有话想问你。”
    “王妃想问什么?”苏煜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地望着苏绵。
    苏绵的眼底的错愕一闪而过,难以置信地望着苏煜:“你……你叫我什么?”
    苏煜扯着嘴角嗤笑了一声,眼底是冷然的嘲讽,脸色沉着,有与他这个年纪完不相符的冷戾和讥讽:“你如今是西圣的王妃,朕不叫你王妃,难道还叫你公主吗?你还配当北元的公主吗?”
    “你……”苏绵一时怔住,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神色受伤,“你是在怪我吗?你是在怪父皇出事的时候,我没有在你身边吗?”
    她也不想的,明明她心里也很难过,可是她找不到人说。
    苏煜不理解苏绵的苦衷,这样也不会去考虑她的心情。
    他只觉的苏绵此刻说的这些话,都像是在为自己辩解。
    所以他脸色更加难看了,阴沉道:“朕哪有什么资格怪你啊?毕竟嫁夫随夫,你嫁给西圣王爷,自然就不在是我们北元的公主,你不关心父皇的死活也不过是情理之中……”
    “不是这样的。”苏绵完听不下去了,急匆匆的,完不讲理的打断了苏煜的话。
    她身体紧绷着,因为苏煜冷漠的陌生的眼神,整个人如坠冰窖,心脏就像是呗无数只手撕扯着那般,疼得她喘不过气来。
    父皇的死,她也很难过,她并没有那种冷血无情的人,明明是最了解自己的亲弟弟,此刻说出的这些话,就像是钝钝地刀割在苏绵身上。
    她湿了眼眶,仰起头望着苏煜:“我知道你现在不相信我,可父皇出世的时候,我是真的不知道,而且我被宫羽鸣绑架了,那段时间完被他限制了自由。”
    “你不知道?”苏煜仿佛听见了什么可笑的笑话那般,“王妃就算要骗朕,也麻烦你找一个合适的借口吧,算了,朕现在很忙,没工夫听你找借口。”
    “我们走。”苏煜最后看了苏绵一眼,眼底依旧冷漠得不见任何情绪。
    苏绵想追上去,顾知行却从后面抓住她,对她摇了摇头说:“阿绵,不急于一时!我们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再好好解释,别耽误太多的时间,不然长公主听到了消息,知道事情败露,恐怕是会跑。”
    苏煜从皇陵出来了,还带着人救了她们,就意味着苏煜可能也是知道了什么。
    还有他之前说去跟王爷汇合,应该是指城阳王,城阳王不仅找了他们,显然也获得了苏煜的信任。
    “好吧。”苏绵虽然还是有些郁闷,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答应下来:“我们先回宫吧。”
    一行人走了没多远,就跟苏绵真正安排的救兵,城阳王派来的人遇见了。
    秋琳从人群中跑了过来,激动地望着苏绵:“王妃还好你们遇见了皇上,我们在这边耽误了一点时间,我都担心死你了,还好你们没有危险……”
    树林眼底是明晃晃的担忧,苏绵轻声笑了笑容,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辛苦你了。”
    其实刚开始决定让秋琳去搬救兵的时候,苏绵是有些不放心的,因为她毕竟是个女孩子,也没有功夫傍身,很容易遇到生命危险。
    可显然顾知行和清云都不适合做这个事,只有秋琳。
    正是因为她是女孩子,所以别人都以为她没什么威胁,也就没怎么把她放在心上,反而方便了他们。
    “不幸苦,能帮到王妃就好了。”秋琳飞快摇了摇头,脸颊红扑扑的。
    苏绵目光落在苏煜身上,看对方还是一副不想看见自己的样子,不开心地抿了一下嘴角,秋琳察觉她不太高兴,没有继续说话。
    苏城阳显然很激动,看见苏煜终于平安从皇陵脱困,脸色涨红着,欢喜道:“皇上,你终于出来了,长公主身边的几个走狗和侍女灵月都被臣控制住了,如今只要进了宫,拿下长公主就能当面对峙!”
    “王叔,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苏煜也知道苏城阳这段时间跟苏柔斗智斗勇,肯定很不容易,望着苏城阳的目光都柔和了许多。
    苏城阳摆摆手,完不想居功:“臣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而已,我们北元内部怎么争,那是我们都事,可若是南洲的人牵扯了进来,那意义可就完不一样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六百一十四章不愿东躲西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