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o
    宫羽鸣挑了挑眉,还真没想到对方见到他居然会一点都不意外。
    顾知行总是一副什么都不在意,仿佛什么都不重要,一切都胜券在握的样子,真的让他很不爽。
    他轻嗤了一声:“不意外也挺好,毕竟你们能死在我手上,也算是你们的福气,今天就让你们夫妻俩做对亡命鸳鸯!”
    他往后提了提自己的佩剑,仿佛下一秒就要提着剑冲出去。
    “是苏柔让你来的是吗?”苏绵出言打断了他的动作,她站在顾知行身边,眼底也是不见任何恐惧和慌乱,一派澄明,“她想杀了我们,是因为心虚吗?”
    被看穿了,宫羽鸣也不慌不忙的,反正在他看来,这两个人已经没救了,就算知道了这些事又怎么样?
    说到底,他没有苏柔那么谨慎,也过于小瞧顾知行和苏绵。
    他收下佩剑,冰冷的目光盯着苏绵,毫不在意道:“她可没有指使我的资格,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苏绵眯了一下眼睛,她想确认的事,不过是接下来说出口的:“所以这些年,苏柔真的一直在跟你们南州合作。”
    宫羽鸣眼神深了几分,还想继续说下去,他身后的人却对说:“殿下,别跟他们废话,早点把人处理了,免得多生事端。”
    宫羽鸣对属下的话不置可否,信誓旦旦道:“他们死定了,还能生出什么事端?这异国他乡的,唯一能救他们的人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谁还能救他们不成?”
    苏绵脸色一变,指甲微微攥着,眼底的冰冷一闪而过,质问道:“你们掌控了皇上?宫羽鸣你到底想做什么?”
    “王妃这么聪明的人,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通吗?”宫羽鸣好整以暇地望着她,苏绵越是生气,他的表情越是放松,“等我掌控了北元,颠覆你们西圣,不过是迟早的事罢了。”
    “你还没放弃你一统天下的痴人说梦?”苏绵讥讽地勾起嘴角,笑了,“你真的以为这天下已经是你的囊中之物了吗?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我天真?”宫羽鸣像是听见一个特别可笑的笑话那般,仰天长笑道,“现在你们都落在我手里了,你还觉得我天真?苏绵,我有时候真的很好奇,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你说在南洲的时候,要是你乖乖臣服于我,为我做事,今天的局面可就完不同了。”
    他还抱有痴心妄想,毕竟掌控了苏绵,这个西圣的摄政王妃,北元最受宠爱的三公主,北元未来皇帝的亲姐姐,肯定比苏柔好用多了。
    “这就真的是你在做梦了。”苏绵眼神冷凝,嘲讽道,“你劫持了我,害我不仅不能见父皇最后一面,甚至连父皇的头七都没能参加,这般深仇大恨,这辈子我都不可能跟你同伙,我恨不得亲手宰了你。”
    顾知行神色微动,伸手轻轻握住苏绵的手。
    苏绵一心想天下太平,不造杀孽,如今能说出这种话,是她真的很恨宫羽鸣了。
    宫羽鸣嘴角得意地笑容褪了几分,眼底像是凝结了一层霜那般,眼神冰冷:“如今是你在我手里插翅难逃,你还想杀了我?真不知道你是做梦呢,还是人蠢。”
    “其实,我也不是很想杀了你们,如果……”宫羽鸣停顿了一下,一字一句道,“你能告诉我宫羽翊和那个贱人在哪儿,过于我会考虑放你们一马。”
    苏绵眼神深邃冷漠,嘴角的笑容充满了讥诮,迎着宫羽鸣冷凝的眼神笑得还有几分张扬:“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到他们,你的奸计也不可能得逞,你还不如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逃命。”
    话音刚落,远处传来马蹄声,有大批人马朝着这里靠近。
    身后的人也听见了动静,提醒宫羽鸣:“殿下,有人来了,快动手解决掉他们他们!”
    宫羽鸣眼神一怔,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人来帮你们?这一定是假的,你们……刚刚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他想不到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帮他们。
    明明苏柔答应过的,宫中的人马她会控制住,谁也别想轻易出城。
    唯一能在这上面帮他们的城阳王,也被她找到理由找进宫中,没办法脱身,可现在……
    清云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刚刚不过是假死,宫羽鸣注意力在顾知行和苏绵身上,并没有人在意他。
    苏绵松了一口气,还好时间赶上了,之前她设想的埋伏地点并不是这里,所以他们赶过来花了一些时间。
    她望着面前明显不再镇定的宫羽鸣,笑道:“没什么是不可能的,难道只能你们提前埋伏,不允许我们也提前做好安排吗?”
    局势一瞬间就逆转了。
    “你早就猜到她会杀你?”宫羽鸣显然没想过这个可能。
    因为苏柔说过,苏绵一向很看重亲情,怀疑她,也顶多是让宗人府参与调查,并不会直接跟她摊牌,说她天真,总是会对人性抱有期待。
    所以他们都觉得,苏绵不会看破这个局面。
    苏绵坦诚道:“这有什么看不穿的,从我知道她是杀害父皇的真凶开始,我就对她没有任何期待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六百一十三章陷阱[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