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月紫云的话,小白是不敢反对的,即使月紫云是在胡说八道,也是同样如此。

“紫云,你是不可以这样的。”

虽然小白不方便反对月紫云,但是陈子书可以啊。

陈子书见到月紫云这副强硬的态度,当即朝她出声了。

“为什么不可以啊?难道你们就不喜欢嘟嘟吗?”月紫云委屈的嘟嘴道。

她并没有觉得留下嘟嘟有什么不妥,反而,嘟嘟若是能留在神域的话,肯定会比跟着单姿他们回去强万倍。

而且嘟嘟以后的成就跟前途也是没得说,只是她不明白,陈子书跟小白,甚至就连嘟嘟,为什么都是一副不愿意的样子。

“紫云,嘟嘟是单姿他们的孩子,可不是物品,而且你这样,有没有想过单姿会有多难过啊!”陈子书略带焦急道。

他可是答应过神王陛下,要照顾好月紫云的,如果真让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还怎么面对神王陛下啊。

“难道你舍得让单姿他们难过吗?而且,嘟嘟也会一直思念着他们的。”陈子书见到月紫云没有直接反对,继续劝阻道。

片刻后,月紫云才朝嘟嘟问道:“嘟嘟,你跟紫云姐姐说实话,你是不是更想陪着你的母妃跟父皇?”

嘟嘟听到月紫云的询问,虽然接下来的话让他很难开口,但他依旧如实说道:“嗯,嘟嘟不想离开母妃。”

月紫云闻言后,顿时有些挫败,不过她只是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

有谁会愿意离开家人呢,月紫云带着些许的失落,不过她也没有再为难嘟嘟了。

“那你以后就得加油修炼咯,没有了紫云姐姐的监督,你也不能偷懒哦。”月紫云捏了捏嘟嘟的小脸。

“嗯。”嘟嘟保证道。

他没有抗拒月紫云的亲昵,而且在嘟嘟的心内,他还会觉得有些对不起他的紫云姐姐呢。

毕竟他的紫云姐姐真的对他很好呢,可他却这样让她伤心了。

“嘟嘟乖,快回去睡觉吧。”月紫云揉着嘟嘟的脑袋道。

随后,她将拿出来的零食全都装进了一只储物戒里,然后戴在了嘟嘟的手上。

幸好月紫云最不缺的就是储物戒,她曾经就喜欢到处搜刮宝物,所以对于储物戒的储备量,那可是相当的多。

“谢谢紫云姐姐。”嘟嘟带着害羞的模样道。

在月紫云教他修炼的时候,就已经教会了他使用储物戒的方法。

待嘟嘟刚刚戴上储物戒,他心念一动,他的脑海里就出现了储物戒里东西的影像来。

“小白,送嘟嘟回去吧。”月紫云吩咐道。

“嗯。”小白颔首道。

有了小白的陪伴,望着外面漆黑的夜,嘟嘟瞬间有了安心的感觉。

“紫云,你有什么烦恼,可以跟我说的。”陈子书待小白跟嘟嘟离开后,望着月紫云开口道。

“我不知道该不该接受父王的决定。”月紫云坐在床边道。

她的脸上露出些许哀伤的模样,这让陈子书看了有些心疼。

只是,他也无法替月紫云做决定,他对月紫云的爱是守护着的,是一切都以她为中心的。

或许,这在其他人看来有些没有自我,但是在陈子书心内,月紫云即是他的全部。

“紫云,不管你做出怎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陈子书想了想之后,朝月紫云回答道。

他陪在月紫云的身边坐下,面露担忧的望着她,有些事情,别人是无法给出决定的,能做出决定的只有他们自己。

月紫云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

“紫云公主殿下,小白回来啦。”小白忽然出现在门口道。

但是他刚刚走进屋内,就感觉到了屋内紧张的气氛。

他看着月紫云跟陈子书都带着不开心的样子,因为也生出了忧伤来。

“紫云公主殿下,小白觉得…”小白的话还没有说完,可是他却突然顿住了。

小白不知道月紫云听后,是会更加难过呢,还是会变得开心起来呢。

不过他的话已经说出来了,自然没有只说半句的意思,小白继续说道:“紫云公主殿下,小白觉得,您跟子书驸马,也可以生一个像嘟嘟那样的宝宝,这样您就不用难过啦。”

原来,小白认为是因为这件事情,才让月紫云不开心的。

“笨蛋!”月紫云闻言,当即瞪着眼睛朝小白望去,同时,她还丢出了床上的羽毛枕头。

“紫云公主殿下,小白又做错什么啦?”小白露出万分委屈的模样,问道。

“笨蛋,笨蛋,笨蛋。”月紫云没有回答,只是不住的咒骂着。

她哪里是在烦恼宝宝的事情啊,她自己还是个宝宝呢,哼!

“紫云公主殿下…”小白委委屈屈的喊道。

“死去睡觉,再不然就留下给本殿下做枕头吧!”月紫云一脸凶狠的说道。

“小白告退。”小白带着低落的神情离开了,当他离开时,他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惹得月紫云不悦了。

“紫云,其实小白也不是故意的。”陈子书替小白解释道。

他觉得小白不错,小白是真的爱护着月紫云的,若不是他知道小白是月紫云的坐骑,恐怕他都会吃醋的。

毕竟自己深爱着的女人,还是由他自己守护的好。

“小梳子。”

不知怎的,月紫云竟然扑到了陈子书的怀中,她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了他的怀里,随后竟是轻轻地抽泣起来。

“紫云。”陈子书搂着月紫云,却不知道要怎样安慰。

“小梳子。”月紫云抹去眼中的泪水,随后抬着脑袋望向陈子书。

“嗯。”陈子书答应道。

可当他刚刚答应的时候,他的唇就被一抹温热覆盖住了。

月紫云轻柔地吻着陈子书,随后却是脸红起来,当她松开陈子书的时候,她才发觉她对陈子书做了什么。

“紫云。”陈子书低念道。

“嗯。”月紫云答应道。

在月紫云的应声下,陈子书将月紫云搂在了怀中,他静静的陪着月紫云。

他虽然不知道要怎样安慰月紫云,但是他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带给月紫云温暖。

月紫云烦恼的事情他知道,可他不在乎月紫云最后会成为,他最初遇到的那个可爱女孩,还是今后的神王。

他在乎的只是她的感觉,她的心意,只要她认为是对的事情,他都会无条件的去支持。

“紫云,不管你的未来是怎样的,我却是你身边唯一不变的。”陈子书朝月紫云轻柔的说道。

他的声音像是具有魔力似的,让月紫云的心内温暖到不行。

是啊,只要她有她的小梳子陪着,不管怎样,她都不会是孤单的。

月紫云没有回答,只因为她现在不想说话,她贪恋着陈子书的怀抱,只是在静静地感受这片只属于她的温暖。

陈子书总能给她心安的感觉,只要有了陈子书的陪伴,月紫云就会觉得没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过去的。

她依偎在陈子书的怀中,一直到了天亮,整夜,他们都没有说话。

他们只是相互陪着对方,感受着彼此的心跳。

待到屋外传来手下的声音,他们才分别起身。他们的脸上没有丝毫疲惫的样子,只有淡淡的愁丝浮现在他们眼睛里。

“紫云公主殿下,陈驸马,单小姐他们已经在屋外等候了。”

“知道了。”月紫云道。

待她说完话后,手下自动退去,而她也带着陈子书出了房间。

当他们打开房门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白熊,不用说,那就是小白了。

小白的眼睛有些黑黑的,看来是昨夜没有睡好的缘故,又或者,他是因为月紫云昨夜的话而彻夜未眠了。

“紫云公主殿下,子书驸马。”小白朝月紫云跟陈子书见礼道。

“嗯。”月紫云答应道。

她看着小白漆黑的眼睛,顿时想到了下界里的熊猫,不过——熊猫才没有她的小白可爱呢。

她知道她昨夜不应该对小白发脾气,但是那时候,小白真的是让她很生气啊。

看着小白现在的模样,月紫云却是怎么都生气不起来了。

她有的只是对小白的心疼,月紫云揉着小白的大脑袋,道:“带我们过去吧。”

“嗯,小白遵命。”

得到月紫云的安抚,小白受伤的心在一瞬间痊愈,他的脸上虽然还带着黑眼圈,可他的心情看起来却好了很多。

他绽放处出快乐的笑容,带着月紫云跟陈子书去找单姿他们了。

本来刚刚应该是他来敲门的,但是他怕月紫云还在生气,所以才找来了手下。

现在,他见月紫云终于不生气了,霎时快乐的像个孩子。

“吱吱,嘟嘟。”月紫云一见到单姿他们,就带上了愉悦的心情喊道。

她望着单姿跟嘟嘟,眼中尽是不舍的模样,但是不管如何,他们都得在今日分别了。

“紫云,我们要走了,你多保重。”单姿亦是带着不舍的神情道。

“紫云姐姐,嘟嘟会想你的。”嘟嘟仰着小脑袋,看着月紫云说道。

“嗯。”月紫云点头道。

她不想在这个分别的时候流泪,可是她已经感觉到了她眼中蕴藏着的泪水。

“我送送你们。”月紫云望着单姿他们说道。

“嗯。”单姿没有拒绝,这是她们最后相聚的时间了。

至此过后,她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们。

他们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就连向来活跃的月紫云都陷入到了离别时的伤感当中。

她一手抱着嘟嘟,一手牵着单姿的手,他们慢悠悠地走着,好像在希望这条通往两界碑的路是永无止境的一样。

不过,即使他们行走的再慢,也总有到达目的地的时候。

他们停在两界碑前,月紫云默默地放下嘟嘟,开始跟单姿他们送别。

“吱吱,你们要保重。”月紫云望着单姿他们说道。

“嗯。”单姿答应道。

“嘟嘟,要好好修炼哦。”月紫云揉着嘟嘟的脑袋。

“嗯。”嘟嘟点头道。

他的眼中带着不舍,他望着月紫云的时候也满含泪光。

“萧易川,照顾好他们,倘若有谁胆敢欺负你们,就来找我。”月紫云朝萧易川说道。

她的脸上带着深深的决然之色,不难相信,月紫云敢说出这番话来,绝对是有着强烈的底气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451章:为什么不可以[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