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听到胡眉道人的传音之语,叶拙先是有些诧异,随即便明白了过来,知道或许胡眉道人并非本心喜欢狐灵儿这个人,但对于狐灵儿突破晋升这件事,却还是乐见其成的,说到底,狐灵儿总还是青丘山子弟,一旦能够成功破境,也绝不是她自己的事情,那还是青丘山的绝顶大事,三大元婴倒没有到了前无古人的地步,但也足可以傲立当世了,尤其三人于元婴大能境界而言都还在青壮的年岁。

叶拙并不怀疑胡眉道人的话语有假,对于胡眉道人的想法,叶拙也能猜到大概。

也就是狐灵儿破境之事来的有些特殊,否则,不管先前发生过什么,以她的身份,青丘山当代两名元婴老祖也不会同意她在别处行如此大事的,狐灵儿绝对应该在青丘山秘境最深处,放眼世间也是最安全之一的地方行功运法感悟天地大道,在重重禁制防御加持之下,在两位元婴老祖密切保护之下去冲击元婴境界。不单狐灵儿如此,任何一个青丘山后辈子弟冲击境界都会有这样的待遇,便是狐冬令或者胡眉道人当年应该也是如此。也不单只是青丘山如此,世间诸多宗门世家,无论上门大族,还是相对而言的小门小户,只要有条件的大概都会如此。

每一个冲击元婴境界的后辈儿郎都有如此待遇,更不要说狐灵儿这种千年难得一遇的天生灵体,从基础上就比其他人更多几分破境成功把握的子弟了,叶拙绝对相信,不论之前有什么纠葛有什么怨隙,到了这个时候,青丘山两位元婴都只有尽心护法的。

真正有所例外的也就只是无门无派凭着无匹的机缘走到这一步的山野修士了,即便是山野修士,许多时候到了这一步也会选择求助于某家宗门或者世家,大多时候,也不会被拒绝,当然,对于这样的人物,元婴老祖未必个个都会替他们护法就是。无他,不提交情种种,单说投资回报,这也绝对是最值得投资的事情无疑,失败不过是浪费些时间,浪费些灵材资源而已,但一旦成功,却是平白多出一个元婴大能,这可比对方结成元婴之后再去招揽更可靠的多。

在叶拙想来,想来原本狐冬令为狐灵儿的安排也是如此,只是他肯定也没想到狐灵儿才这么几天,就到了金丹后期到了金丹大圆满,并且直接感应到了破境的契机,随即因为冥冥指引,大道吸引的缘故,狐灵儿更是直接付诸于行动,开始了自己的破境之行。

叶拙猜测,如果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狐冬令怕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狐灵儿离开青丘山的请求的。当然,如果没有离开青丘山,没有来到离云岛,没有跟自己尤其虫母小家伙同处一座禁制空间的话,狐灵儿也不会沐浴到那般天地大道之中经受洗礼,境界也不会如此迅疾的提升就是了。

不管狐冬令做什么样安排,不管胡眉道人心中作何想,如今事情已经发生,狐灵儿已然开始体悟天地大道并且引动了虚空

大道弦动,其他那些再多说都无用了。叶拙还能想到胡眉道人一直都没有什么举动,十有八九是因为自己这个冒牌的上古大能,以及离云岛新近冒出来的禁制大阵给她的感受。如此禁制大阵,还有已经到了元婴境界的上古大能修士坐镇,胡眉道人对于狐灵儿的安全不该有任何的担心,如果非说有点遗憾,最多也只是遗憾少了青丘山更加契合的大阵加持,让狐灵儿少了一分可能的助力而已,但虚空之中两重大道弦动之间的玄妙呼应所带来的好处似乎也不比外力加持更差,或许还要更好也不一定。

而一个人冲击元婴境界能否成功,最重要的也不是这些外力,真正起决定作用的只有她自己,这样的事情胡眉道人显然也比叶拙还要更清楚,正因为有这样的想法,知道两道虚空大道弦动之一是狐灵儿之后,胡眉道人没有多说什么,大概都没有刻意去通告远在请求书的狐冬令,胡眉道人只是跟其他元婴修士一样,守在离云岛外,等着事情的发展,等着事情的结果。

这些事情先前叶拙只是没有顾得上去思量,此刻听到胡眉道人传音之语后,却是不用费什么心神就想得明白了。

想明白了这些,当然也就不用去担心胡眉道人的用心,叶拙可以肯定,胡眉道人说的相助是出自真心,并且也会出动全力,无他,这里有一个青丘山子弟狐灵儿正在冲击元婴境界。

对于胡眉道人的相助,叶拙当然也乐得接受,虽然青丘山从来不已斗战杀伐立足修真世界,但胡眉道人元婴大能的境界是实打实的,而且青丘山的其他手段也是足够强的,她出手的话,不管是不是真的能够拦住那位不知名存在的后续攻杀,至少可以让自己多撑一段时间,说不得这段时间之中虫母小家伙或者狐灵儿两个就已经成功破境,甚或双双踏入元婴之上或者大妖级别的境界了呢。

但胡眉道人或许能够将那些攻杀之威拦截在外,是不是同时还能将那透过虚空直接侵袭到禁制空间之中的波荡也挡住,能够挡住多少,就不好说了,在一切未经证实之前,至少叶拙不敢做太乐观的猜想。

“多谢!”

“不用谢,要说谢也是我谢叶道友才对。”

借着禁制大阵跟胡眉道人稍作交流,叶拙便将注意力重新放到外面那两道对面而立的气意上,胡眉道人的帮助终究只是应对问题的手段,相比之下,如果老榕树前辈能够直接将对方或者说服或者威慑,让对方不再有后续的攻杀之术,才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只是感应着半空之中那一道威能,虽然一直没有落下,却也并没有散开的迹象,很显然,如果是商量的话,老榕树并没有能够说服对方,如果是威慑的话,老榕树仅凭着一道跟对方相仿的气意还不足以震慑住对方,自己肯定还得做好迎接对方轰杀的准备。

事情跟叶拙预料的一样,并不算太久的时间之后,早

已经凝聚在半空之中的那一道威能重新开始汹涌澎湃,比之前第一次时候还要更猛烈几分,一旦劈落下来,毫无疑问会让离云岛禁制大阵荡起更大的波荡,最重要的是,比之前更磅礴的威能,大概透过虚空直接到身前的侵袭之威也会更大,一旦胡眉道人没能拦截太多的话,自己的是百兽图灵阵以及两重神通灵甲是不是能够将所有力量都隔绝,都挡下,又或者能够挡多久,叶拙心中也没有十足的底气。

只是事情似乎跟叶拙预料的还不太一样,跟叶拙所料不同的不是不知名大能人物的这一道显然会劈落下来的攻杀,跟叶拙所想不大一样的是,在半空那一道威能蓄势待发的时候,另一道神念先传入自己识海之中,不是别人,正是最后一个赶到,让叶拙寄予希望的南荒老榕树。收到老榕树传念原本不算什么,本来叶拙也有心要跟老榕树交流,只是老榕树气意出现之后就一直在跟那位交流,叶拙不得机会才没有去打扰。让叶拙感觉大不一样,十分不解的是老榕树前辈传来的意念内容:“叶拙,不需要抵御,放开就好。”

“嗯?”便是对老榕树再信任,听到这样的话语,叶拙也不由的生出怀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不是叶拙真的觉得自己恍惚,只是叶拙实在想不出老榕树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居然要让自己放弃抵御,任由那等威能直接轰杀下来?难道他不知道此刻的虫母小家伙跟狐灵儿两个正在入神冲境绝对受不得打扰?

神念直入识海,当然不存在听错音的可能,毫无疑问,这就是老榕树的原话,但确认这一点并不能让叶拙改变什么,只是让叶拙对老榕树更多了几分不解甚至怀疑,怀疑外面这一道气意是不是老榕树本人,怀疑自己过往对老榕树的一切认知是不是都是自己的错觉。

外面有几十个,连同叶拙也是元婴之上的存在,这么多人确定的南荒老榕树当然不会是假的,当今修真世界还没有什么样的存在能够在这么一群人面前耍障眼法的。

“难道是我一直都感觉错了?一直都是一厢情愿?”

生出这样念头的叶拙感觉实在不怎么好,从第一次跟老榕树接触开始,叶拙就受到对方的照拂,相里一族对自己的种种帮助,也都跟他们背后的老榕树有莫大的关系,事实上,叶拙也将南荒相里一族视作仅次于离云岛族人之外的亲人,老榕树也一直都当成自己的长辈,若非如此,叶拙就不会每每遇到事情,不管能不能,心底里都会想到去南荒找老榕树求助了。

越是如此,过往越是对老榕树感觉亲近,此刻的叶拙就越发感觉不解甚至生怒,听到老榕树的传念之后,叶拙没有做任何的回答,只是将离云岛外禁制大阵威能催发的更甚几分,同时间,禁制空间之中的百兽图灵阵阵图以及裹在虫母小家伙跟狐灵儿两个人身外的两重神通灵甲也都多加了一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七三四章 一厢情愿[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