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便败。

黄榜第三十六的完颜烈火,犹如山峰倾覆,瞬间溃败。

败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百炼石径之巅,最后一片桃花林,静默无声。

气氛有几分古怪和沉凝,片片桃花化剑片,使得满地皆是锋锐,犀利的剑气激荡在桃花林间,明明是七品势剑,竟是呈现出堪比五品命剑的强大气势。

“那是……陈天玄的化龙剑?”

“不可能,他才不过七品,怎么可能施展九剑化龙?!”

“虽然神似,但是还是有很多瑕疵,只能说是模仿,但并未模仿到家。”

桃林外,萧二七,吴媚娘等人有几分惊骇的开口。

完颜洪烈瞬间溃败,是他们没有想到的。

他们已经挺高看罗鸿,毕竟能够从百炼石径一路杀上来,而且杀的还都是金帐王庭的天才们,实力自然不会弱。

甚至,比他们八品,七品的时候都不弱多少。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这罗鸿,不愧是罗人屠之子,我竟是有些期待与他交手。”

萧二七腰间挎着二把刀,目光熠熠。

“此子虽然施展的不是真正的化龙剑,但是能够模仿出三分神韵,亦是表明此子在剑道上的天赋,有些妖孽……假以时日,怕又是一位剑道宗师陈天玄。”

吴媚娘背负着剑匣,目光璀璨夺目。

刚才那卷起满林桃花,汇聚成一条桃花龙的剑术,让她有几分惊艳。

她来自大周吴家,吴家乃是传承了千年的剑术世家,吴媚娘从小经历熏陶,自然眼界非凡。

“以桃花枝为剑,看似只挥出九剑,实际上那一瞬间,引动剑气达一百八十九道,并形成独特的剑势……”

“细思极恐,剑道妖孽啊!”

吴媚娘道。

……

宫阙之巅。

春风小楼。

热水滚沸,将其中的茶叶冲的上下激荡不止。

夫子端起茶杯,茶水清澈,带着一丝特有的清香,一口饮尽,回味无穷。

镇北王则是靠着椅子,脸上皱纹堆叠,笑开了花。

“我说吧,我孙必胜……你看,这不就是?”

“没有想到啊,这小子的剑道天赋够可以,竟是得玩蛇的玩了半辈子的陈天玄的几分真传。”

“七品败黄榜五品……啧,有老夫当年几分风范。”

镇北王喜笑颜开。

夫子瞥了镇北王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老东西,就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

回首,夫子白袍飞扬,目光平静直视。

看着戴着邪君面具的罗鸿,那隐隐散发的邪异,眉头微蹙,若有所思。

看来,得多花费点心思教导此子走向正途。

……

桃林间。

完颜烈火躺在地上,有几分怔然。

他败了?

身上的气血甲胄破破烂烂,千疮百孔,罗鸿一招……便将他击溃。

他可是黄榜五品,不是那种普普通通的五品。

怎么会被一个七品一招击溃?

现实让完颜烈火有几分迷茫,他在稷下学宫开宫之前,曾在车马之上意气风发,欲要入稷下学宫镇压大夏的学子。

然而,此刻的他,宛若土鸡瓦狗,卑微而可笑。

“不……我不能就这样败了……”

“我可能是大意了……”

完颜烈火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

“你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妖魔!”

“我一定杀了你。”

完颜烈火看着罗鸿,冰冷道。

他想到了拓跋冰,想到了拓跋古……

金帐王庭那么多的天才,全部死在了罗鸿的手中,此子背后仿佛映照着恐怖的尸山血海!

什么正义表率,什么正道的光,都是假的!

戴着邪君面具的罗鸿,扔掉了早已经支离破碎的桃花枝,取下古剑地蛟,拖着剑。

“有意思……没想到,你是这个世界对本公子认知最清醒的那个,你很棒棒。”

罗鸿道,满头银发铺散,拖着古剑地蛟开始徐行,动作有几分轻佻。

随着罗鸿的逼近,完颜烈火竟是感觉到了一阵压抑。

他猛地拉满万石弓,一箭又一箭的射出。

然而,他却是诡异的发现,那白衫银发的罗鸿,身躯犹如鬼魅,在原地留下道道残影,他的箭,竟是全部射空。

内心莫名的恐惧和慌乱,让他失去了身为神射手的平静和分寸。

完颜烈火咬牙,猛地在腰间一挑,一把短匕被他挑出。

猛地扎入大腿中,血喷洒而出,剧烈的疼痛,让完颜烈火恢复了几分清明。

邪君罗鸿带来的压抑似乎都少了许多。

完颜烈火目光中杀机凝聚,口中喷出血,洒在双手上,竟是开始结印。

桃林外。

观战的小道士洪百威有几分惊诧:“这是道门术印,这完颜烈火竟然也会?五品雷火印,以精血催动,杀伤力极强!”

“道门术法?这完颜烈火藏的好深……”

几人也都是好奇的看下去。

完颜烈火逐渐冷静下来,雷火印,神射术,再加上五品武修……

他觉得他还有机会。

看着那不急不缓轻佻行走,任由他结印的罗鸿,完颜烈火嘴角泛起一抹冷意,罗鸿根本不知道道门五品雷火印的可怕!

自大……会让你丧命!

结印速度越来越快。

就在完颜烈火呼吸急促,结印快完成的时候。

银发飞扬的邪君罗鸿陡然奔跑加速。

“你有道家术,我有佛门通!”

“哈哈哈……”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

话语落下。

完颜烈火一懵,啥玩意?

他最后一个印陡然卡住,迟迟无法结出,而他的脑海中,刹那间出现了一尊金身古佛,佛光万丈,背身百手……

佛家神通?!

千手邪佛在邪君面具的增幅下,更加的强大。

完颜烈火彻底的僵住了。

而罗鸿横扫出古剑地蛟,猛地削出。

完颜烈火结印的双手,直接被斩飞,血水喷涌……

而完颜烈火也立马从邪佛意志中挣扎出来,他凄厉的倒在地上,双眸通红,惨嚎着。

桃林中。

一身白色僧袍,纤尘不染的小僧,眼眸一缩。

“佛门神通?”

他的身形瞬间形从桃林外冲出,如飞鸿踏雪泥,轻点地面,飘然而至。

“阿弥陀佛……罗施主,住手。”

罗鸿握着古剑地蛟,嘴角上挑,满脸微笑的看着飘然而至的白衣小僧。

这小僧一身洁白不染尘的僧袍,宛若一朵洁净的白莲花,举手投足皆是禅。

“罗施主,你杀孽太深,且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白衣小僧说道。

罗鸿笑容愈发浓郁。

“罗施主,你与佛有缘。”

白衣小僧再度道。

罗鸿收剑,拄剑而立,倒也不砍地上望着自己断手哀嚎不断的完颜烈火,而是看着这如白莲花的小僧,笑道:“那你回答本公子一个问题,本公子是怎么样的人?”

“回答的好,本公子就放下屠刀,学佛拈花笑。”

罗鸿戴着邪君面具,笑靥如花。

白衣小僧一笑,张口便是禅。

“罗施主虽杀孽无数,斩尽半山桃花,一路伴随血流,有冤魂缠身,恶鬼咆哮,但一切皆因王庭天才们欲要杀施主,可如今王庭天才尽陨,完颜洪烈命悬施主屠刀上下,可如佛主割肉饲鹰,得一念慈悲。”

“施主是好人,心中有佛,杀戮时内心有苦累,若明心见性,悟得佛禅,苦海可回头。”

白衣小僧抿着嘴角,挂着温和笑,这番话他说的很自信。

他觉得他看透了罗鸿。

双掌合十,微微躬身。

然而,在躬身瞬间,地蛟剑便伴随着罗鸿的嗤笑,划过冰冷弧度,掀起冷肃寒风,吹动白色僧袍猎猎。

“你埋汰谁呢?说谁好人?”罗鸿淡淡道。

话落。

噗嗤。

完颜烈火头颅横飞,哀嚎戛然而止。

脖颈血溅有三尺,染了面带笑意的白衣小僧,满身皆红。

风若停,花飘落。

僧人嘴角笑,亦是僵住。

PS:公众章节的最后这一章了,凌晨上架,求推荐票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八十六章 罗施主,放下屠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