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o
    这马车看起来怎的有些熟悉?她峨眉微挑,蓦然间心头划过一个名字,心下了然。
    她走上前正欲开口,就听见元宝的声音先传了过来。
    “绪姑娘,好巧。”元宝见到她,欣喜地打了个招呼。
    “姑娘在买糕点吗?”
    绪之澜也没想到竟然在街上遇到,笑着点点头。
    “我刚给弟弟买了东西,想起这是他最喜欢吃的糕点,便买了,想着跟信一起寄过去。”
    说着,她示意岁寒将包好的糕点拿着,轻声道:“,你们怎的在这?”
    “绪姑娘是否有空?在下想邀你一道饮茶。”
    御珵一撩起车帘,含笑看着她。
    他在车里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绪之澜的身影,只不过她当时正在买东西便不好上前叨扰,见她走过来,这才撩开车帘跟她搭话。
    绪之澜心头蓦然一跳,不知为何心头有一丝丝欢喜,她下意识地点头,轻笑。
    “当然有的。”
    她回头看向岁寒。
    “岁寒。”
    岁寒虽不知,自家小姐为何会同意,但也知她家小姐是个稳妥的性子,向绪之澜点点头。
    “是”岁寒见是御珵一,便放心地离开了。
    “元宝,让绪姑娘上车。”御珵一轻启薄唇,邀她同乘,她自然是应了下来。
    二人车上寒暄了几句,元宝就将车子停了下来,探身将二位接下马车,门口的店小二眼尖,早就上前来候着了。
    见二人身上贵气非凡,极有眼色。
    “二位请随我来,楼上有雅间。”
    二人对视一眼,欣然跟上。
    茶楼的点心甚是精致,两人也没有太过拘谨,绪之澜对他道了声谢,表示最近以来承蒙他照顾。
    御珵一眉头微挑。
    “什么时候你又跟我这么客气了?上一次不是还说,你不需要同我道谢吗?”
    他伸手为二人斟满茶,言语中略有些责怪的意味。绪之澜掩嘴轻笑。
    “是我生疏了。”
    茶香袅袅,琴音如禅,二人间的气氛静谧美好。
    “对了,兆瑞说想要从军。”
    绪之澜想起弟弟的信,莫名地想跟他说说。
    御珵一听她这么说,沉默了一下,略一思索,便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若是绪兆瑞想要从军,我建议是再过多三年。”御珵一道。
    现下的局势不适合从军,他身处权力中心看的最为清楚,更遑论他是镇国公的儿子。
    绪之澜愣了一下。
    “眼下是有什么状况吗?”
    她心中暗道,自己的信上是写支持绪兆瑞去做他想做的事情,幸亏今天遇上了御珵一,晚些回去便将之改了。
    御珵一点点头。
    “眼下大局不稳,京城内部暗涌,皇子们一个二个都对帝位虎视眈眈,储君之位,谁人不心生垂涎?”
    绪之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她虽为闺中女子,却也知道这些朝堂之事。
    自古以来那个九五之尊的位子就被无数人垂涎,皇子们为了登上帝位,不择手段地将亲兄弟们推进深渊。
    在你死我活的争斗之下,有一人能活到最后,能能君临天下。
    “所以说现在不是好时机。”御珵一分析了一下后,轻声道。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这几个皇子若是起了什么心思被皇帝知道,发兵是必然的,谁都不希望血流成河中死的人里面有他们认识的朋友亲人。
    三年后大局既定,绪兆瑞便能安安稳稳的做一个大将军。
    绪之澜称是,“一会回去我便在信上写上你的提点,”
    方要点头言谢,马上又掩住了自己的嘴。
    她失笑道:“习惯了,一下不好改。”
    “罢了,我与你也不算生疏。”御珵一轻叹。
    二人言笑晏晏,又说了好一会的话。
    绪之澜也没有察觉到,自己心底已经开始依赖于御珵一,那颗小小的芽正缓慢成长,在她不自知的时候,会慢慢长成苍天大树。
    届时,她就会知道,自己竟然会离不开御珵一。
    “即日起,开始着手准备皇子们的选妃宴,一个个都老大不小了,也该成家了。”
    皇帝坐于龙椅之上,沉声道。
    他面色微沉,目光如炬扫视过底下的所有人,被他目光碰到的人皆是一颤,莫名的威压让他们的头低得更深。
    下边的一干臣子呆愣半晌,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更遑论皇子们了。
    “臣遵旨。”
    众臣齐声应道,心思也迅速活络起来,不少官员都暗暗将眼神看向一些人,老奸巨猾的更是挑起了精明的笑。
    几个皇子面色一变,倒是很快道:“儿臣遵旨。”
    每个人的心中却都不约而同泛起一个念头,皇上想让他们尽快成家立业,别总惦记着皇位。
    早朝一事因着皇帝突然的想法而变得有些粗糙。
    很多人都因为这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1135章心思[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