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就到了许娇发行第五款香露的日子,果然早早的就有贵族小姐们派来的下人守在外面。

门口的牌子一早也挂出了今天的要售出的商品。

夏日盛宴,一瓶三千两银子。

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一百三十瓶香露就被一抢而空,不过那天在宫宴上提前得知消息的贵女们大多都抢到了。

“套马,我准备进宫。”许娇连今天赚了多少钱都懒得数了。

用她身上的那块皇家腰牌,许娇畅通无阻的进了宫,湄若公主听到风声,到宫道上来等她。

许娇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探头探脑,不是湄若又是谁?

“湄若公主,你怎么在这里?”

湄若一头黑线,这句话难道不是应该她来问许娇吗?

“我知道你进宫,特意赶到这里来等你,你来做什么?若是为表哥求情,你就回去吧,我父王现在估计听不得别人为我表哥说话,我怕你受到牵连。”

况且许娇只是一个在王都开店的生意人,父王若是生她的气,想必就不是扔进天牢那么简单的。

许娇知道她是好意,不过她心中已经有主意了。

许娇拉住她的手拍了一拍,安慰她,笑道:“你放心,我又不是傻子,不会傻乎乎的跑去找死,我有办法的,你不要担心我。”

湄若还想说,却被身边的王姑姑拉住。

现在她还没有想到怎么救二公子出来,若是这个女子能试一试也好,至少也可以看出陛下对求情者的态度。

“陛下,许娇许姑娘求见。”

许姑娘?齐王每天的事情很多,好在他对许娇是有印象的,还记得自己亲自赐了一块皇家腰牌给她。

她一个做生意的,跑进宫来见自己做什么?

齐王不由得想起了被他昨天关进天牢的吴湛吧,他们两个关系确实还挺好……

“让她进来吧,我听听她到底是要做什么。”

许娇进殿,老老实实的行了大礼,然后直接果断的说出自己的来意。

“陛下容禀,民女与吴公子情投意合,他是为了我才忤逆陛下的,民女进宫来是为了请求陛下,成全我们二人。”

齐王平日里也很喜欢看各种八卦闲事,眼前这个人和昨天那个被他关进去的,明显就是被他棒打鸳鸯的苦主……

这剧情,怎么跟话本子里面一模一样,而他就是那个反派?

齐王有些不自在,他想要给自己一个台阶下,想法居然跟之前的思贤侯不谋而合。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可能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

“既然如此,那朕赐你与那魏国公主同时进门,你享有平妻之礼,行了吧?”

按理说做生意的女子根本就进不了侯府的门,奈何许娇做的不是普通生意,齐王对她的印象也不错,这才下了这道旨意。

谁知许娇摇了摇头:“民女只愿一生一世一双人,绝不与他人分享自己的丈夫。”

此言一出,齐王都有点准备动怒的迹象了。

许娇在他动怒之前,及时说出了今天来之前她就想好的事情:“民女愿意将制盐之法双手奉上,只愿与吴公子长厢厮守。”

齐王没话说了,他都被这女子的大方感动到了。

制盐的利润他是知道的,如果这方子到了他的手里,他以举国之力进行生产销售,赚的钱绝对不是许娇现在这么一点儿。

这简直就是暴利行业啊,他也不是没有眼馋过,只是他自诩为一个家大业大的帝王,怎么可能去抢夺一个异国女子手上的东西。

可如果这个异国女子主动送上门来呢?

齐王心里大大的心动了,可是嘴上还是要抗拒一番。

“朕觉得不如何。”

话虽然这么说着,可他的语气明显已经放软了许多。

许娇知道帝王的傲娇,她以前学历史的时候,好多帝王想辞退一个官员,还要那官员自己请辞个三五次才同意呢。

她虽然觉得无聊至极没有意义,但是为了救吴湛,她忍了。

许娇屈身又行一礼:“既然如此,陛下不如再考虑考虑,民女过两日再来求您。”

说完她告辞离去,齐王也没有拦她。

这两人已经心照不宣了。

这件事情已经十拿九稳,许娇回去的脚步都轻快了一些。

王姑姑派人去打听陛下的反应:“怎么样?陛下现在在生气吗?吴公子有没有被放出来?”

被派去打听消息的小太监很快回来回复:“姑姑,陛下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但是也没下令放人,吴公子还在天牢里呢。”

看来那位许姑娘没能成功,她自己倒是全身而退了,也算是个人物。

既然如此,还是要她出马试试。

王姑姑回到自己休息的地方,从一个上了念头的柜子最底下的格层里拿出一样东西。

她用已经苍老的手摩挲着那样东西,那是一本手册,封面可以看出这本手册已经有些年头了,书页都泛黄了。

“皇后娘娘,奴婢好担心您呀,不知道您在那边过得好不好。”

王姑姑把册子拿到手里,拿上出宫腰牌去了天牢。

齐王并没有禁止任何人探望吴湛,他可能也打算有人能把他劝动,是以,王姑姑轻而易举的就进去见到了他。

看到吴湛全身上下并没有什么异样,王姑姑才松了一口气,而后咬牙切齿的问他:“为什么要顶撞陛下,为什么不顾自己的前途?就算公子你再任性,也要想想您素未蒙面的母亲吧?”

吴湛有些心慌,但还是告诉王姑姑自己的想法:“姑姑对不住,只是我真的想为自己的幸福和自由活下去。”

王姑姑彻底生气了,她压低声音问道:“您为自己的幸福活下去?皇后娘娘为了您牺牲那么多,也不知道她九泉之下得知自己的儿子如此践踏自己失去生命换来的东西,会不会被气活过来。”

说完,她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那本小册子递过去。

吴湛诧异的问:“这是什么东西?”这个东西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果然,王姑姑告诉他:“这是你母亲生前留下来的手记,你看看吧。”

吴湛在看到这东西的第一眼就对它有所猜测了,现在只是证实了这件事情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九十三章 王姑姑探望吴湛[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