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儿病了,宫里带出来的消息,盛樰亲口相告。
    封知平大惊失色,慌不迭的请娘亲代递请表,奈何一如既往,皇帝依然不予准允。
    同时,封莫修和盛中章也各托口信,让他老实在家,安分守己,专心准备不日重开的天元大比。
    封知平无奈,刚压下去的火又拱了出来,心里恨透了方锐。
    双儿终究只是个后天,化元期的修为哪经得起方锐一招,那一枪虽未刺中但有余劲透入车内,他坚信双儿是被余劲所伤,恨不得马上提剑冲进刑部大牢亲手刮了那无事生非的祸首。
    牛春寒很惊恐,虽然封知平不认为双儿的病是他的迷药所致,但公主毕竟事她药昏的,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追究起来,纵少爷信他,陛下也未必肯信,他有十条命也不够赔的。
    老牛并不知道,自己的乌鸦嘴真的中了,双儿的病确实跟他的药有关。
    诚然,那迷药无害,只令人昏睡,对浅眠失眠者来说更是一记良药,可双儿不一样,她跟普通人不同,娇小的身体里装着两个自己。
    当时,两个她都情绪激动,精神状态本就不稳定,牛春寒二指轻弹药昏了她,迫使她的精神放松下来,进入意识涣散的睡眠状态。
    对普通人来说这没什么,人睡觉时意识都会处于朦胧状态,深度睡眠是还会进入无意识状态,其表现为无思无梦的酣眠。
    然而双儿有两个自己,天生神智两分,使得她打出生起就比常人的觉短。
    小时候的她们意识不清自我不明,本能的争夺身体控制权,以致时常发狂毫无理性,起初大人们以为她小孩子闹觉,渐渐大了才发觉事态严重。
    游万里遍寻名医皆束手无策,御医更是给出了“寿不过十五”的诊断,他被迫无奈,只能违背祖制偷偷将她送到韩凤雪门下,怀着最后一丝希望,死马当活马医。
    韩凤雪一眼瞧出根结,心知双儿的病症并非神智分裂,而是更严重更罕见的一体双魂,此乃先天恶疾,恶劣程度与封知平所患的天残不相上下。
    一体双魂,古来罕见,这种孩子通常活不到降生,生下来也很难成年,御医的诊断很正确。
    韩凤雪也没有好的办法,她本就不是医生,但她是武者,是武神,所以她能从另一个角度考虑。
    心病还须心药医,灵魂太神秘无从下手,却可以从密不可分的精神下手,她的《千情诀》练的就是神,或许能给这孩子一线生机。
    因为一些往事,她原本不想理这件事,就连那赫赫威名的《千情诀》也不想继续传承,欲至自己而绝,可游万里百般恳求,还拖了故人帮劝,几番犹豫后她还接下了年幼的双儿,将从未传人的独门秘法《千情诀》倾囊相授。
    十年来,双儿潜心修练,苦修不辍,果见成效。
    在《千情诀》的潜移默化下,纠缠在一起的混乱意识逐渐分离,辅以精神壁垒相隔,终成两个自我,虽藕断丝连,但勉强能做到互不干扰。
    这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但已经给了双儿生的希望,她顺顺利利的活过及笄,并且近两年来已经很少出现神智混沌的情况了,尤其在遇见封知平后,不知是不是动情的关系,她再也没有发病过。
    《千情诀》给了她活下去的希望,让她越来越像一个普通人,但再像也只是“像”,她失去了一份人人都有的快乐——睡眠。
    她不用睡觉。
    两个她轮流掌管身体,她不用像普通人那样需要通过睡眠来缓解精神上的疲劳。
    她也不能睡着。
    睡眠会让人精神放松,深度睡眠会让人进入完没有意识的空无状态,无论哪一种都非常影响精神壁垒的稳定性,直接危害到她的生命安。
    然精神没有疲劳,身体是有的,每当这时,可爱的她往往会拿出一半的时间用来发呆,冷傲的她基本都用来打坐,所以她的进步非常快,但两个她的实力差距明显。
    之所以会出现差距是因为“神”上面的差异,武者三大根本,精、气、神,三位一体才能发挥出部实力。
    其他武者在先天境之前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她不一样,《千情诀》被奉为绝学正是因为此心法能让人早早的开始修练精神力。
    两个她共同一个身体,内力和气血完相同,但能发挥多少取决于“神”,就好比一柄重锤,壮汉抡起来如臂使指,小孩子能提起来就不错了。
    而这也正是她迟迟无法突破先天境的原因。
    两个她步调不一致,其中一个抢先突破必定会打破精神壁垒的平横,其结果只有两种——要么一个将另一个吞并,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变成一个白痴或疯子,要么玉石俱焚,大家一起完蛋。
    哪一种都不是她们能承受的,所以她们一直很小心。
    然而,牛春寒无意中酿成大错,弹指间将她的禁忌毁得干干净净。
    说来也是凑巧,首先这个秘密天下只有她和她恩师韩仙子知道,她的父皇母后然不知,更别说香云香草两个侍女了,倘若她们知道肯定会阻止牛春寒,哪怕阻止不及也能第一时间找法子让她醒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641章 双儿病了[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