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o
    温卓安呵呵笑出了声,把许兰因的手拉得更紧。他觉得,他之前给妻子的许诺,终于实现了。
    天空隐去最后一丝余晖,明亮的星星争先恐后冒出来,温卓安和许兰因才回了和轩。
    这些天房屋一直开门开窗敞风,今天又熏了一天的香,倒是没有什么异味。
    许兰因去东厢喂了温明希的奶,才去了上房。
    两人自是一番恩爱不提。
    次日午时初,封许兰因为西庆侯夫人和为温卓丰赐婚的圣旨同时来了。接了旨送走内侍,温卓丰又带着温卓安一家进了西南角的温家祠堂。许兰因抱着温明希给祖宗牌位磕了头,他们的名字也被温卓丰写进族谱。
    下晌,许兰因一家三口去了许家。
    柴氏一直在家等得心焦。
    终于把他们等回来了,抱过温明希亲了一口,又看看女儿女婿,笑得一脸满足。
    许兰月则倚去许兰因怀里,想去姐姐家玩两天。
    许兰因笑道,“等把院子收拾好,就把你们梅园四君子都接去玩。”又问许兰舟道,“听说你要去国子监读书?”
    许庆岩的官职不够让儿子恩荫入国子监,是柴氏出了钱进去读的。
    进国子监读书也是一种荣誉,又能结识许多官家子弟,堆积人脉长见识。许兰因勉励了他一番,还是提醒他要交友慎重。
    许兰舟笑着点头应是,说道,“弟弟会好好学习,争取后年考上举人。”
    柴氏遗憾道,“我表哥太稳了。儒儿上年考上举人,若今春再接再励,参加春闱就好了。他功课好,肯定能考上进士。”又笑道,“红雨有福,能嫁给温大公子,一进门就能当家作主。最最好的,你们是亲妯娌,多好的缘分。算算日子,懿旨明天就能到了。我表哥一家不定得多高兴。”
    许兰因也替秦红雨高兴。笑道,“我也盼着她快些嫁过来。”
    傍晚,许兰亭、许庆岩下学下衙回来。
    许庆岩问温卓安道,“听说你想去刑部?你去那里,干到头也只能做到总捕令,尚书、侍郎不可能。”又建议道,“为什么不去军队?去军队前程会更好。”
    总捕令就是总捕头,刑部六扇门的最高长官,正五品文官,跟郎中平级。若是之前,许庆岩根本不敢想温卓安能坐这个位置。但现在么,他觉得女婿应该有更好的前程。
    温卓安笑道,“目前,我还不想干别的。”
    许庆岩无法,又问,“温大公子会去哪里?”
    温卓安又笑道,“听皇上的意思,可能会去都察院。”
    饭后,许兰因一家回温府。
    叶嬷嬷拿来两个贴子笑道,“四奶奶,你走之前,南阳长公主府和闽府递了贴子来。”
    许兰因接过来,上面写着明天闽府李氏和南阳长公主府马氏会来温府拜望温四奶奶。
    许兰因笑起来,这两个府的当家奶奶明天要来跟她走动了。
    叶嬷嬷又禀报道,“三夫人跟前的大丫头红叶来说,三夫人明天上午请四奶奶过去一起查帐。”
    许兰因道,“明天你去跟三夫人说,我有客人,后天查吧。再跟她说,晌午送台席面过来。”
    这个府被刘氏搅和这么多年,温三夫人又是庶出,后院的许多事和帐许兰因都要帮着理清。就是为了温卓丰和秦红雨,她也不能偷懒。
    第二天,许兰因想着李氏和马氏肯定要把闽嘉和柴子潇带来,又让人去许府接许兰月。
    午时初他们几人先后来了和轩。
    柴子潇一来就说道,“皇祖母让我叫你皇姑奶奶,叫表姑夫皇姑爷爷,你们哪里有那么老啊?”
    众人都笑起来。
    闽嘉颇老道地说,“月姨比我还小,我却要叫她姨。这就是辈份。”
    马氏笑道,“嗯,辈份不管年龄,老幼。”
    许兰因对马氏笑道,“前天才从宫里回来,昨天回了趟娘家,我还说今、明两天去看望皇姑、皇姑夫。”
    马氏笑道,“祖母、祖父知道你忙,就让我们先来看看你,问问你有什么需要我们帮的。”
    见李氏和马氏有些诧异这个院子的简陋,许兰因又说了原由。
    吃了晌饭,下晌申时初才把他们送走。
    之后的几天,许兰因和温三夫人把温家的许多事都理清了,刘氏的人都被换了下去,任用了一批新人。
    叶嬷嬷当了内院管事,这是许兰因的坚持。叶嬷嬷是秦夫人当初给许兰因的,不仅许兰因相信,秦家人也相信。
    其他地方许兰因没有多余的人,都暂时由温三夫人派了她的心腹,以后秦红雨带来她的人再慢慢替换。
    通过察言观色和听心声,温三夫人不坏,对温卓安兄弟也没有恶意。或许太恨温老太太的缘故,对二房的几个人非常不善。
    许兰因更恨温言夫妇,由着温三夫人克扣挤兑她们,装作没看见。
    这天,许兰因去议事厅的时候,看到温娇哭着回来,也没多问。
    温三夫人说,“那个娇丫头想一出是一出的,还想去大牢看她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不善[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