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拉皮筏虽然跑得快,但是需要绕一个大圈才能攀上湖堤。
    等到大棒槌驱车登岸,傩吒三兄弟已经去得远了。
    远处一座城寨,有栅无墙。
    想来在这蛮荒之地,也不会有什么大规模的战事,几重栅栏,已经足够抗御流匪了。
    忽闻一阵角号响,寨门大开,几十人如浪头般一齐涌出,迅速分列两旁,有的举大纛,有的擎画戟,一望便知,是迎客的仪仗。
    又有四人踱方步迎了出来,走在傩吒三兄弟身前的,是一名魁梧大汉,披裘敞,戴貂蝉,手中托着一尊九层铁塔,威风凛凛。
    庆云等人到了近前,见对方摆出如此阵仗,急忙跳下皮筏迎了上去。
    大棒槌刚刚收拢狗绳,早有人抢步上前,点头哈腰地将犬车接了过去。
    “哪一位是檀君,庆……庆宗主?”
    显然是傩吒兄弟未曾将名字通报清楚,陈塘关主人也不敢乱报名讳,只得含糊带过。
    庆云微笑着迎了上去,
    “在下庆云,忝为三十九代檀君。
    阁下可是陈塘关主人李靖,李将军?”
    “哎呀,檀君竟然知晓李某名字,真是令某受宠若惊。
    快快快,里面请!”
    此时受宠若惊的本应是庆云才对。
    在这塞外荒芜之地,自己这个檀君的名号居然成了金字招牌,让陈塘关主人亲自迎出寨来,其中究竟是何因果?
    陈塘关的寨子并不大,所谓关,自然是雅称,其实不外乎就是一处村落,住了约莫百来户人家。
    村中最醒目的建筑,是一座二层阁楼,飞檐斗拱,黑瓦朱漆,大概就是所谓天宗祠了。
    除此而外,所有的房舍都是平层,除了地势略有高低,门面或有相差,制式均无不同。
    几人路过一畦方塘,塘水早已结冰,但却有一名老者袒胸露背,仰卧冰上,一动不动。
    庆云不免好奇,多望了几眼。
    李靖知她心意,急忙解释道,
    “此人名叫北海操斗,是一名练炁士。
    不过他的练炁法门与别家不同,不求活血强力,
    而是反其道行之,追求减流低耗,降低血行速度。
    因其血行过缓,体温异于常人,故而户外严寒,亦无须保暖。
    如此练得的内息,独有一种阴煞之气,霸道异常。
    他以内息运掌,取玄冥操斗的典故,名唤玄冥神掌。
    被玄冥神掌击中者,局部冻伤黑死,血脉淤结,
    若不得活血之法,轻则为之窘顿终生,重则因寒毒逆走攻心而丧命。
    他收有两名徒弟,一名叫五鹿杖人,一名叫大贺秋毫,都是白山黑水间出了名的山匪。
    以后若是你们遇见,可要千万小心。
    报出北海大师的名号,也许可以消灾解厄啊,呵呵。”
    “我原以为练炁只有道家一途,没想到还有这许多门道。
    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哎~檀君所说原本也不差,天下练炁之法,不离三清。
    就连身毒所谓查克拉,也是昔年李氏先贤蜚驮所度。
    中原养炁术,十有八九源出李氏先祖李逍遥,
    其逍遥心诀在陇地以西,河源星宿海一代流传甚广,
    后随道法内传,在中原开枝散叶。
    逍遥心诀分阴,阳,太极三篇,
    道家得其正宗,而诸派多取散篇。
    这北海氏的法门就是由阴篇心诀改良而成的。
    哦,这里就是鄙人寒舍,提前未知檀君莅临,准备仓促,实在是有些屈尊了。”
    李靖家的宅子地势在寨中仅次于天宗祠,视野极佳,结构是标准的中原合院,虽然装饰十分朴素,却打理得格外整洁。
    李夫人早已在厅中布置好筵席酒水,恭侯贵客光临。
    宾主落座,庆云不免问道,
    “李将军,初次见面,为何对在下如此热情?”
    李将军连忙摆手,
    “檀君切不可自称在下。
    陈塘李氏辗转塞外,祖训敬天尊檀君,
    望其麾下,不可悖命……”
    庆云听到天尊两个字,条件反射式地抬高了声调,
    “李将军说什么?天尊?
    莫非陈塘与天宗真有往来?”
    李靖不明白为何庆云忽然如此紧张,微愣了一愣,随后便猜到庆云或与而今的天宗势力存在些许矛盾,于是说话也变得更小心了些,
    “额,这个,李氏蛰居苦寒,与现今的天宗檀宗早已断了往来。
    但因为昔日的渊源,彼此总还是抱着几分敬畏之情。”
    庆云皱眉道,“听李将军的意思,天宗与檀宗在上古还有几分渊源?”
    “确实有些渊源。额,只是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靖也不明白两宗现在究竟有怎样的矛盾,万一说错了话,惹恼了贵客,脸面上便不好看了。
    庆云倒也大度,拱手道,“李将军但说无妨,小子在这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一二八章 千秋万古英魂祭 三头六臂顽童心(下)[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