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雀部落之中大部分的蛮人战士,都已经在木大木二几人的带领之下,前往部落驻地周边地域,去搜寻那猿星的踪迹。

唯有一些老弱妇孺之类,依旧还留在这片地域之中,清理着战场。

在杨凯还没有赶来此地的时候,死在猿辰猿星几人手中的岩雀部族人,数目可是不少,除此之外,伤者也同样有着一些。

蛮人部落之中,从来都不养闲人,尊敬爱幼女人万岁这种传统,蛮人是肯定不信这一套的。

那些老弱妇孺虽然不能上场战斗,但是善后这种事情,却自然应该由他们去做的,不然的话,部落难道白养他们不成?

“杨凯,你到底怎么修炼的?就一段时间没见,你竟然连七阶王级,都已经能够轻易斩杀?”既没有参与战斗,也没兴趣清理战场,鲁德爽直接来到杨凯的附近,他一脸的郁闷,上下打量了眼前的杨凯几眼,苦笑着说道。

“鲁总,你没发觉,现在的我,早就已经和以前不同了吗?你如果能狠下心来的话,你也会和一样,修炼速度暴增的!”杨凯顺口回应了一句,他的目光,却在战场之上的地面上扫来扫去。

猿辰与猿夜两人,可都是七阶王级强者,杨凯将两人斩杀之后,虽无法通过搜魂术,得到他们的脑海之中的血脉传承,但是他们两个尸身之中的超凡核心,可都是好东西,不能轻易浪费掉的。

要知道,这超凡核心除了可以制作成鱼饵之外,更是制作传承水晶的必需品之一,超凡结晶,杨凯前些天掠夺那些部落,倒是弄到了一些,可是超凡核心这东西,在制作成了两枚传承水晶之后,他手中可是一颗不剩。

最先死于杨凯之手的猿辰,杨凯在战场地面上扫视了半天,最终只是找到了一个脑袋,而后面被他斩成两截的猿夜,两截身躯,更是全部都不见了影子。

负责清理战场的老弱妇孺,连岩雀部自己族人的尸首,都还没清理完毕,他们是肯定没兴趣去动猿夜猿辰两个人的尸首的。

猿夜的尸首彻底不见了影子,杨凯很难自其上找出什么线索来,不过那还剩下一个脑袋的猿辰,杨凯却发现,这脑袋的脖子之处参差不齐,好似还残留着一些牙印,就好似被某头兽类,将猿辰尸身脑袋之下的部位全部咬掉了一般。

“卧槽,是那凶虎干的?老子的超凡核心啊!”心中忍不住怒骂了一句,杨凯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好似有些吃撑了的异兽凶虎之上。

“杨凯,原来你实力暴涨的秘密在这里啊!我知道了,多谢你告知我这件事情,对自己下狠手吗?既然你可以放弃一切去追求实力,我鲁德爽同样也能拿出这样的魄力来!”

一边沉默了一阵鲁德爽,他面色复杂无比,向杨凯道谢一声之后,他丢下几句莫名其妙的话,转身就向不远处他暂时居住的那间屋子走去。

杨凯那番话,其本意是鼓励鲁德爽,要他努力加油,拼命修炼而已,看如今鲁德爽这幅样子,他似乎体悟出了一些东西,杨凯也懒得多去管他,他如今的注意力,已经大半都放在了不远处趴在地上的异兽凶虎身上。

这头凶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它那色彩斑斓的虎皮,竟然开始掉毛不止,在原本的虎毛掉落之后,凶虎再度生长出来的虎毛,竟然是雪白雪白,看着漂亮无比。

除此之外,凶虎身上的气息,也已经变的极不稳定,好似随时都有可能失控一般。

“这是血脉蜕变?难道说,凶虎这畜生,它是准备要晋升王级了吗?”这一瞬间,这个念头已经在第一时间,出现在杨凯的脑海之中。

真要说起来的话,这异兽凶虎,本身就是六阶巅峰,距离踏入真正的七阶王级,也仅仅只是差了一个契机而已。

如果说猿星猿夜两人的尸首,真的是被这异兽凶虎所吞噬掉了的话,它借此机会蜕变血脉成就王级,那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毕竟,猿夜猿辰两人,可都是真正的王级强者,他们的血肉对于凶虎来说,本身就是大补之物,更不用说凶虎所吞掉的,不仅仅是这两人的尸身血肉,同时还包括他们身体之内孕育的那两枚超凡核心。

“所有族人注意,不要离那异兽凶虎距离太近!”在告诫了附近那些岩雀部族人一声之后,杨凯身形连闪,转瞬间他便已经出现在凶虎的身边。

凶虎的蜕变,似乎到了关键之时,它所在之地,时而狂风大作,又时而有着一片片的金光汇聚而来,在这片金光的冲刷之下,一层层的地面,一块块的岩石,都瞬间粉碎化为齑粉。

静静的站在凶虎附近的地域,杨凯神色复杂,他心中也有些犹豫不定。

能拥有一头王级异兽当做宠物与坐骑,对此,杨凯自然求之不得,可是他却不清楚,凶虎踏入王级之后,是否还会依旧认他这个主人?

要知道,异兽凶虎,可是臣服在自己的拳头之下的,杨凯对它,根本就没有任何束缚。

如果那个时候,凶虎凶性大发,觉得自己实力已经不逊色杨凯多少,不愿意被他继续奴役的话,那么杨凯与他之间,说不得又是一场恶战。

一直以来,杨凯都喜欢将凶险扼杀于萌芽状态,可面对晋升王级后很可能背叛自己的凶虎,他又实在不甘心趁其还未晋升之际,先一步将他斩杀。

“算了,还是先看看情况再说吧!凶虎晋升王级,说不定我也能自他的晋升之中得到一些感悟,成功更进一步,踏入七阶成为王级强者呢?”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凶虎晋升成功之后,真的想要背叛我的话,有破法之刃在手,我要将其斩杀,应该也不是什么困难事情!”

轻叹了一声,杨凯很快为自己的犹豫不定,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在近距离观看凶虎晋升之时,他也在抓紧时间,恢复体力,填补各种消耗。

不管凶虎晋升之后,是否依旧会甘愿成为他的宠物,杨凯尽可能让自己实力保持巅峰的话,真要什么事情发生,他至少也能做到有备无患,不是吗?

……

距离岩雀部落驻地仅仅几百米远的地域,地底之下。

“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黑漆漆的一片?”猿星身无片缕,赤果着身躯,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他足足呆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才勉强适应这片黑暗。

金蝉脱壳李代桃僵之法,这是猿星在一处遗迹之中获得的奇遇,此种秘法,一旦施展,将会让猿星在遇到必死之局的时候,与方圆一里之内的某个生灵相互调换位置。

当然,那个作为替死鬼的生灵,其实力肯定要比猿星弱的多,才能让他施术成功。

秘法本无名,金蝉脱壳李代桃僵这个名字,是猿星自己取的,毕竟,每次施展此法,他都不得不抛掉所有衣物,整个人光溜溜的出现在一个他自己都无法全然掌控的陌生地方,这不就是金蝉脱壳吗?

至于李代桃僵,那更是容易理解,毕竟,他施展此术,可是会与某个生灵强行调换位置,让其代替自己而死的。

有此法在手,好几次遇到险境,猿星都凭此成功逃出了生天,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自诩在暴猿部落之中,论逃命本事,他自认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真要说起来的话,猿星这也不算是在吹牛,毕竟,有金蝉脱壳李代桃僵这种逆天法门在手的话,就算他与暴猿王同时陷入危机,说不定暴猿王身死,他到最后都能逃出生天依旧活着。

唯一令猿星觉得遗憾的是,他这金蝉脱壳李代桃僵之法,每隔三个月才能施展一次,间隔的时间太长了一些,不然的话,他大可以使劲出浪,反正一般人根本就杀不了他。

“玛德,这是地底之下?这次可真是亏大了,怎么就将自己给弄到了这里来呢?”勉强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之后,猿星满是郁闷,他忍不住咒骂了一句。

在施展金蝉脱壳李代桃僵之法的时候,猿星只是尽可能的让自己不至于与某个蛮人互换位置,毕竟,这方圆一里之地,除了他之外,其余那些蛮人,基本上都是岩雀部落之人。

如果猿星的互换对象,成了某个蛮人的话,那他有很大的可能,依旧还是在岩雀部落之中,他与杨凯之间,也依旧相隔不了多少距离。

不选择蛮人,而选择其他生灵的话,那么猿星想要成功逃脱,其几率将会大上许多。

意外将自己挪移到了地底之下,猿星气的想要吐血的时候,他也在暗自庆幸,庆幸他所出现的地方,本就有着一条通道,并没有直接出现在泥土之中,不然的话,没学过土遁之术的他,真的有可能直接憋死在地底之下的。

“看样子,这里应该是一头穿山甲的巢穴,这巢穴的主人,应该成了我的替死鬼,最终死在了杨凯的刀下!”猿星四处摸索了一阵,又到处嗅了嗅,他自言自语道。

那头穿山甲的个头不小,它所穿行过的通道,猿星稍微缩缩身子,倒是可以自由通行。

在这地底通道之中,猿星也没有那种空气浑浊之感,看样子,穿山甲所挖出的那条通道,最终应该也与外界紧密相连在一起。

在这地底之下,猿星稍微心烦意乱了一阵之后,他整个人也已经平静下来,因为在他看来,顺着穿山甲所挖出来的通道一直前行的话,他应该很快就能重新出现在外界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两百六十一张 凶虎晋升[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