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么也在这?”李瑞看到那人之后,顿时一愣,没想到他也会出现在这里。

那从二楼下来的年轻修士冷冷看着那正准备发火的恶少,那恶少直接哑火了,先是有些犹疑地看着那从楼上下来的年轻修士,然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吓得脸色土灰。

“你是孙前辈?”那恶少语气变得极其恭敬,和刚才仿佛是判若两人。

“你是?”那从二楼下来的年轻人见那恶少收敛了许多,而且那年轻人似乎是认识自己,便脸色迟疑起来,只是他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恶少了。

“孙前辈贵人多忘事,我父亲是附近街道的管事,有次去太一门办事,远远见过孙前辈一次,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孙前辈依然是风采依旧啊!”那恶少说着走上前去,想要和那姓孙的修士攀谈。

“滚!”那姓孙的修士眉头一挑,他刚开始还以为那恶少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原来只是这坊市的一个小小管事的儿子,就这样还敢在自己面前嚣张跋扈,还敢跟自己套近乎,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那恶少见状,吓得赶忙带着人离开,他的手下见他狼狈逃走,也只得跟着逃走,等离开陈老头的店铺好远之后,一行人才停下来,那恶少吓得浑身是汗。

那恶少身边的跟班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以前从来没见这恶少惧怕成这样的,有些很是不理解。

“少爷,你怎么怕成这样?那人看着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啊,是在不行,咱们再多叫些人,一块收拾他!”旁边有跟随怂恿道。

“住嘴!”恶少大声训斥道,又有些胆战心惊地望向陈老头店铺方向,见没人出来才长舒一口气,“你们懂什么,你们可知道那人是谁?”见周围的跟班们都摇摇头,恶少冷哼一声,继续说道,“那人乃是太一门太素峰的真传弟子,别说我了,就连我父亲都招惹不起,以后别再去找那家店铺的麻烦了!”

周围的跟班们听他这么一说,顿时都吓得不敢言语,灰溜溜地跟着那恶少跑了,似乎是担心那太素峰的真传弟子再出来找众人麻烦。

“孙金,怎么是你?”李瑞有些惊讶地看着那从店铺二楼走下来的青年修士,那青年修士正是孙金,孙金自然是也认出了李瑞。

“师兄!别来无恙啊!”孙金冲李瑞抱了抱拳,“咱们上楼上一叙吧!”孙金见那恶少走了之后,店铺内又来了许许多多的客人来购买灵草和丹药,显得乱哄哄的,而且那些顾客不单单是在看着灵草和丹药,也都纷纷好奇地朝孙金望来,不知道孙金是何方神圣,竟然将附近恶名远播的恶少给吓跑了。

孙金感觉到众人的眼神之后,有些浑身不自在,便邀请李瑞上楼,李瑞便跟着他上了店铺的二楼,陈老头和瑞芸姑娘也跟了上去。店铺的二楼是一个个雅间,显得幽静了许多,孙金很是熟悉地带着李瑞进了一个雅间,仿佛是此间的主人一般。

李瑞虽然好奇,不过还是暂时没有多言,跟着孙金进了雅间,瑞芸姑娘则去泡茶,陈老头则是有点事,雅间内

只剩李瑞和孙金两人。

两人坐下之后,见李瑞问询的眼神,孙金咳嗽一声,“咳,说来话长,当初我不是差点入魔吗?多亏了瑞芸姑娘使用清心咒将我唤醒,把我从入魔的边缘拉了回来。后来师兄本来是想带我回宗门养伤的,不过瑞芸姑娘担心我再次入魔,便邀请我去陈老爹的府上暂住。我便在瑞芸姑娘的家里疗伤,后来听说瑞芸姑娘一直想在坊市上开一间店铺,便做了一个顺水人情,帮助瑞芸姑娘租下了一间店铺。”孙金解释了一番,李瑞听完之后恍然,有些明白事情的始末。

此时,刚好瑞芸姑娘端着泡好的茶水进来了,替两人倒上了茶水。

“你别太忙了,别累坏了。”孙金有些关心地说到。

“不忙的,李大哥好不容易来一趟,这是我应该做的。”瑞芸姑娘微微一笑。

李瑞见两人亲密的样子,顿时面色古怪起来,瑞芸姑娘也看到了李瑞的脸色变化,有些嗔怪地瞪了孙金一眼,嫌他太过多言,弄得自己在李瑞面前很是尴尬,便在倒完茶水之后,匆匆忙忙地走了。

“什么时候的事了?”李瑞问了一句。

“咳,就是最近的事情。”孙金回了一句。

两人都没有明说具体是什么事情,不过都心照不宣,李瑞也暗自替孙金和瑞芸姑娘高兴,如果两人能成就一番好事,孙金能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开始新的生活,那也是一件极好的事了。

李瑞又和孙金聊了一会,有手下人过来喊李瑞回魔界通道的营盘,陈老头见李瑞要走,很是不舍,不过想着后续还有机会再见面,便只得送李瑞离开,毕竟魔界通道的安危也很重要,陈老头可不敢耽误李瑞的正事。

在坊市偶遇了孙金,见孙金和瑞芸姑娘好上了,而且孙金的神色比以前好了很多,李瑞也暗自替孙金高兴,回到魔界通道的营盘之后,李瑞依然是按部就班地防守着魔界通道,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什么波折,魔界通道似乎变得安静了许多。

魔界通道的人族修士们虽然依然像以前一样按部就班地防守,不过精神上放松了许多。这日李瑞正在洞府内打坐修炼,却见手下急匆匆进来禀报,李瑞心中一凛,还以为是魔界通道出了事情。

“出什么事了?”李瑞问道。

“营主,太一门太素峰的真传弟子孙金想要见你!”

李瑞不由一愣,没想到竟然是孙金想要见自己,却是不知道是什么事,难道是太素峰出什么事,张浩然来不及过来通知自己,就派了孙金过来?

李瑞一边想着,一边往营盘的议事大厅赶去,等进了大厅,见孙金正焦急地在大厅里踱着步子,见李瑞过来之后,孙金脸上很是高兴,连原先脸上的忧愁都少了很多。

“孙金,怎么了?是太素峰出什么事了吗?”

“不是,太素峰没什么事,是瑞芸出事了!”

李瑞听到是陈瑞芸出事了,心中也微微一惊,这段时间,估计孙金是和瑞芸姑娘一直呆在一块的,孙金的修为虽然不高,可也在化神期,而且还是太一门太

素峰的真传弟子,真不知道瑞芸姑娘是出了什么事了,连孙金都没办法解决,害得他跑来找自己。

“瑞芸姑娘发生什么事了?”

“师兄,瑞芸姑娘的清心咒是你教她的?”孙金却是没有回答,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

“嗯。”李瑞点了点头,继续看着孙金。

孙金明显松了一口气,“是这么回事,瑞芸不是一直用清心咒帮助我驱魔吗?不知怎么的,有次清水庵的人从坊市经过,感应到了瑞芸身上的清心咒,便怀疑瑞芸是从清水庵偷学的清心咒,毕竟这清心咒乃是清水庵的不传之秘,外人一般不会习得的,现在瑞芸却会,自然会惹人怀疑。

所以清水庵的人便将瑞芸扣押,准备带往清水庵去,进行审问,幸亏陈老爹跟我解释说,瑞芸的清心咒是李师兄你教的,所以我想请李师兄向清水庵的人解释一下。“

李瑞听他这么一说,才明白过来,虽然觉得这孙金有些重色轻友,语气之中全是关心瑞芸姑娘的,却不担心自己会不会受清水庵责罚。不过既然现在瑞芸姑娘有难,而且此时还因李瑞而起,李瑞自然是不好推脱。李瑞点点头,便和孙金一块前往坊市,临行之前向典政长老说明了此事,典政长老也答应了李瑞暂时离开几天,而且向李瑞保证,如果清水庵的人胆敢找李瑞的麻烦,到时候如果李瑞应付不了,可以通知典政,典政可以帮李瑞将事情摆平。

李瑞听完之后,很是感动,觉得这典政长老对自己真是挺不错的,不仅允许自己离开营盘,虽然只是离开几天,而且还答应帮助自己,可以说是对自己关怀备至了。

离开营盘之后,孙金一刻都不想耽搁,带着李瑞匆匆回到坊市,幸好清水庵的人还没离开,那清水庵领队的正是智萍女尼,乃是炼虚期的修士,只是不知道那位合体期的清水庵修士慧慈长老是提前离开了,还是有什么别的事,倒是没有和智萍这些弟子在一块。

不过这倒是省了李瑞的许多麻烦,如果清水庵的合体期修士在的话,李瑞很难和她们沟通。毕竟,面对合体期的修士,李瑞可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此时,清水庵的女尼们正在坊市上的一处宅院休息。

清水庵的守护人员看到李瑞和孙金到来之后,顿时警惕地看着两人。

“麻烦通禀一声,就说太一门太素峰李瑞和孙金求见!”虽然对清水庵的做法很是不感冒,可为了能将瑞芸姑娘解救出来,李瑞只得先放低姿态,凡事还是先将礼节做到,毕竟太一门好歹是南域第一大门派,而且前段时间清水庵还帮忙抵挡魔界入侵,怎么说也算是帮过太一门,基本的礼节,李瑞还是得遵守的。

旁边的孙金虽然暗自着急,可见李瑞这样,也只得耐心等待。过了一会,一个炼虚期的女尼领着几个人走了出来,看到孙金之后冷哼一声。

“怎么?你还是不死心?”那女尼正是智萍,正是她关押了瑞芸姑娘,见孙金带着一位炼虚期的修士赶过来,知道孙金肯定是还想着将陈瑞芸夺回去,所以那智萍对孙金没有什么好脸色。

fpzw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272 清水庵[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