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万经纶,死!
    目光有些恍惚的万经纶,难以置信的置身于茂盛野草丛中,呆呆看着林涛一招出,直接改天换地。
    这威力有多么可怕?
    毫不夸张的说,比他九灵扇中的九剑合一威力还要更大。
    这怎能不让万经纶震惊?
    这等手段,岂是林涛这种地球土著所能掌握的?
    可……
    还不等万经纶彻底消化眼前难以接受的震撼现实,他便敏锐的发现了,林涛已经提着光斩,急速向他冲来。
    顷刻间,万经纶被吓得亡魂大冒。
    面色狰狞而惨白的正欲下意识催动阵法,结果下一秒却突然意识到,阵法早在冰丝网的覆盖轰击下彻底烟消云散。
    攻击林涛?
    他连阵法感应都感应不到了。
    但逃跑,更是一个扯淡的举动。
    索然出于本能,万经纶脚步踉跄的下意识后退了两步,但他很快就醒悟过来。
    没有万军,没有阵法。
    他还能逃到哪里去?
    真以为SUV上三个人是看客?
    “站住,姓林的,给本少站住!”
    在万经纶的怒吼声中。
    林涛脚步骤然停下,看着万经纶手腕颤抖的举起那已经被瓶塞重新封口的精致白色玉瓶。
    就见万经纶面目狰狞,一脸凶戾道:“她的肉身,已经被亲自给毁了,如果不想她彻底魂飞魄散,那就劝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话落。
    “啵~~~”
    万经纶直接扒开瓶塞。
    虽然模样狠戾,但这只不过是最后的色内厉荏。
    只要看看他那轻轻发颤的手腕,和止不住吞咽口水耸动的咽喉,就能看出,万经纶的内心并不像脸上所流露出那么底气十足。
    他还有什么资本?
    他仅仅只剩下董琳琳的魂魄了。
    但如果林涛不在乎怎么办?
    “林涛,重新给的女人找寻一具躯壳并非难事,只要灵魂不灭,记忆不散,她就不算彻底死亡。”
    凶戾的模样稍稍收敛,万经纶声音急促的硬邦邦提醒一句道:“只要将九灵扇给我,放我走,咱们俩就此一笔勾销,就当我万经纶从来没有来过地球,咱们以后再见面,也只是陌路人,如何?”
    最后的最后。
    说着话,万经纶语气不自觉地软了下来,态度也从倨傲转变为商量的口吻。
    这充分暴露了他虚弱的内心。
    但,没有回应!
    “……”
    数秒的沉寂。
    看着那林涛一双红绿相间的光芒,只是死死盯着发出哀嚎不断的白色玉瓶,万经纶软和下来的口气,变得重新焦躁起来道:“林涛,以的潜力,只要不死,最多耗费一些功夫,肯定可以从禹之世界找到复活灵魂的办法,这对不算难事,……千万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
    最后一句话,万经纶的咬字很重。
    同时,被紧紧攥在手中的玉瓶,也忍不住剧烈晃动两下。
    这充分昭示了万经纶极其不稳定的心理状态。
    这一下,林涛也开口了。
    他的目光仍然盯着那白色玉瓶,但声音却变得极其虚弱而苍老,甚至显得十分吃力道:“不杀,才会是我毕生的后悔。”
    说话间,林涛那消瘦的体魄,就好像气球被戳破一样。
    眨眼间,便干枯、佝偻了下去。
    同时,双眼中那明灭不定的碧绿色光芒,与凄惨的猩红色,也显得越发耀眼,宛如暗夜之中的两盏灯光一样。
    “……”
    万经纶又惊又怒。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最后的把柄,竟然没有让林涛产生任何犹豫,反而开始燃烧生命精元。
    这如何让他应对?
    第一反应,万经纶也想到了最无奈,也是最绝望的燃烧生命精元。
    结果……
    “噗~~~”
    早已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他,刚刚准备搏命,结果生命精元还没有燃烧,身体内的脆弱平衡,却已经被彻底打翻。
    当即,滔滔不绝的可怕生命力没有燃烧据为己用,反倒是全身像是漏斗、筛子一样,疯狂向体外逸散出燃烧起来的生命精元。
    他……
    这一刻,仅仅一阶宗师境,而且还只是个普通一阶宗师境的万经纶,彻底暴露了自己脆弱的根基。
    他连最后的亡命一博都做不到。
    不是逸散真气。
    而是逸散着疯狂燃烧起来的生命精元。
    一口鲜血脱口喷出的万经纶,身体踉跄,满面绝望而狰狞的看着林涛那骤然间,化作一抹暗夜残影直扑而来的模糊影子。
    顿时满面彻底的疯狂与绝望,嘶声竭力的怒吼咆哮道:“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林涛,的等着吧,等着我的家族和师门报复,我做鬼也不会放过的……”
    噗嗤!
    光斩划过。
    白色的玉瓶应声碎裂,伴随着那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万经纶,死![导航]